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攻约梁山 > 第第281节坑
    宋江听到赵庄庄丁一再提到老二赵岳,他只是心中恐惧,但并未听了这些话而更恐惧。

    但吴用却是如闻当顶炸雷。

    他可是清楚赵老二的厉害的当年可是赵老二取了二龙山送给晁天王在危急中落脚二龙山天险,对别人是,对赵老二却未必了。当年赵岳并未亲自出马,只派了点手下就能不破山关唯一上山路收拾了山上的尽管如今的二龙山兵多将广,防守严密,外人想从悬崖绝壁什么处偷袭而上几不可能,但只怕对赵老二来说照样不是不可能,有一次就能第二次,必有飞越天堑妙法。

    对吴用来说,沧赵家族最可怕的不是显于世人面前威名最显赫的赵廉,而是名声响却天下几乎无人识的赵老二。

    赵老二太神秘难测了。

    随着赵岳大闹东京殿堂,在重兵强将守备的京城却如入无人之境事情传开后,吴用就震惊而警惕了。

    而这回却是犯到赵老二的逆鳞上了

    啧,之前怎么就轻忽大意没仔细掂量过呢?还是太顺利了,不知不觉就轻狂起来了

    其实不止是吴用,二龙山那些头领除了公孙胜等极少数人都在不知不觉中飘了,搞不清自己有几斤几两,妄自尊大

    在死亡的恐惧面前,吴用的大脑空前调整运转起来,一定要想个法逃脱沧赵当家老太太的怒火,转眼想到二龙山三巨头当年在梁山和赵岳之间的秘密约定,吴用顿时有了主意。他不是什么好人,却自负才智名士风范,也信奉大丈夫言而有信方能成一番事业,信守诺言,守口如瓶,这些年从未泄露半点,仿佛秘密不存在必要时可找机会单独向老太君陈情

    宋江眼看离赵庄越来越近,也就是离死亡越来越近,更是吓得拼命动脑子找逃避惩罚的借口。

    可是,押入庄里以后,他们却连当家老太太的面都见不着,哪有机会向老太太当面狡辩的机会。宋江等这一惊可不小,三魂丢了一对半,全都吓坏了,以为自己要被直接重型伺候后处死

    生铁佛和飞天夜叉这对所谓凶恶不怕死的家伙吓得相互搀扶着也直往地上出溜,腿有伤本就走不动道,这下更挪不动步了,当然换来的只有凶残殴打,巨痛刺激反而减轻了死亡恐惧,他们才能继续走。

    吴用指望着秘密活命。雷横指望着朱仝义气会拉一把。两人都心有寄托,这才能坚持走下去,不当场丢人。

    而宋江既没有二恶的恶胆和强壮,也没吴用雷横那种心灵依靠,吓得脸色煞白如死人脸,极力想在众兄弟们面前保持点英雄豪杰的勇敢担当,极力想维持带头大哥的脸面,可是身体特么不听使唤,两条腿不走直,只划圈,想跪了躺下

    赵庄庄丁看到大名鼎鼎的呼保义及时雨的表现居然如此不堪,居然连手下不堪的小弟都不如,不禁这个鄙视啊

    宋江在如此强烈鄙视下,那骄傲与虚荣心受不了了,总算激发出了点勇气力量,没当场躺下丢尽人,却嫉声大呼“可怜我宋江一生遵循仁孝义气,从不对不起人,今日却在以仁义忠孝名震天下的赵庄丧命。误会啊,冤枉啊,死何能瞑目?”

    是不是误会,冤枉不冤枉,他自己心里清楚。

    若现在不是这情况,而是阴谋得手了,他此时在船上顺利逃走了,那他只怕是在兄弟的吹捧下正得意洋洋杀了你沧赵最珍视的子孙又如何?沧赵最牛气再厉害又怎样?我宋江就得罪你了,就敢弄死你家人,沧赵,文成侯,你能怎么着?

    可惜,无论他是何表现,无论喊什么也没用,没人搭理他,嘴闲不住只会换来凶狠推搡殴打驱赶

    随后,五个人分成了四组被分别押往了四处宋江等不解其意,急思这里面的意图难道是分开审讯?难道不是直接处死

    不用猜了。

    宋江不久就看到了一个洞穴式的地方,一个小门,狗洞一样大不了多少,得趴着进去。庄丁凶狠推了他一把,厉声喝道”进去。“本就吓得腿软的宋江不由自主倒地,听话地钻进去了。

    没等宋江定定神观察一下洞穴里的情况。那小门咚一声关上了

    里面顿时变得黑暗一片,只有小门下方的一个鸡蛋大的小洞透点光进来,也透气,否则里面的人很快呼吸完洞中太有限那点氧气,得活活憋死在里边。

    ”关着?“

    宋江惊恐绝望的心却是徒然高兴起来”不用死了?起码不用立即死了还有希望“

    一高兴,发软趋向僵硬的浑身也似乎有点活力了,有心思打量这处地方借着门洞透进来的那点微弱光亮,这一瞅,宋江不禁一股怒火上窜,恼羞成怒这还真是处狗窝吧?

    洞穴空间不规则,但最高处也不过一米二,最长处有近两米,最宽也就是一米半左右,是天然岩石与水泥共同形成的洞,地面都是石头的,只不过由水泥在一部分地方铺平了,若是不从那木质小门出去,就是神仙落这里面也休想钻出去

    在小门那面洞壁处里面的拐角放着个马桶,水泥铺平的地方铺着点发霉的枯草,除此之外再无旁物。

    这地方当狗洞是好窝,着实合适,可是关人本就极逼仄得让人压抑难受,似乎透不过气来,再加上秋老虎下刺鼻的臊臭味与枯草的腐朽霉味,喘气就更困难了这哪是人呆的地方我宋江英名赫赫,一世英雄,沧赵居然如此待我,拿我当狗关着无耻,可恶怎么能如此若有机会,吾必百倍报复回来,一雪今日之辱

    他这些年狼狈流落江湖瞎混着却也总是被人捧惯了善待惯了,心灵哪里能接受得了这种待遇这么大的落差只是再怎么愤恨发狠也没用,栽了,落人手里了,这比当时的江州还可怕。江州能破了,赵庄这怎么破?二龙山牛逼也牛不到这宋江不禁又是忐忑绝望起来,心中再羞恼却也不敢露出若能活着离开赵庄此生必最凶狠报复回来的心思动静

    在别处的吴用和雷横也是这待遇。

    关在一起的生铁佛和飞天夜叉二人,他们的小黑屋子倒是宽敞了些,有两米宽,却是住两人,反倒更挤吧了。但二恶却没什么不满意的不被直接咔嚓了,能活着就好啊。能多活一时是一时,活着就有希望岂还敢有其它奢求?

    再者,伤痛也让他们没心思关心环境的好赖。有地方躺着歇着,不用勉强伤腿支撑着走路,这就是最大幸福了

    宋江瘫在枯草上闻着身下传来的刺鼻腐朽霉味,心中的愤恨之火狂燃,暗暗赌咒发誓随后又努力调整心绪,急思脱劫之法,得想出说服赵庄的动人理由,得扮演好英雄豪杰及可怜相时间飞逝,他等待提审上刑或得以面见赵庄之主或什么主事的人,可是左等右等什么也没等来,没人来传唤他,也没人送饭,连点解渴的水都没人给,始终就没人来,似乎连经过这的人都没有,也许连看守都没有他关进来后就再没听到人声。

    宋江又愤怒起来,怒火烧得他心口痛,情绪又发展成焦躁,然后就是仓皇惊恐,有得神经病的征兆因为傍晚了,落日余晖照不进小门下方的鸡蛋大窟窿,天还没黑,洞穴中却已经提前进入黑夜,死寂一样的黑暗。令人害怕烦躁发狂

    宋江怕丢人,也怕行为不当激怒了赵庄人直接拽他出来咔嚓了他,所以使劲控制着情绪,没失态的乱喊乱叫乱砸门。闭眼躺那勉强自己赶快睡着,进入梦中就好了,说不定还能做个好梦快活快活,比如说统领无数凶悍义气兄弟和大军威风凛凛破了赵庄,把沧赵满门全踩在脚下,听着沧赵满门老小放下所有的骄傲凶强所有尊严向他磕破头的哀求饶命然而,睡不着哇,越想睡却越睡不着,甚至闭眼都不敢,生怕一闭眼,这洞穴突然塌了听说沧州夏季之灾可是地震过

    九幽深渊是什么滋味,宋江现在感觉自己体会到了,懂了,

    随着白天工程建设的闹哄哄进入黑夜入睡的沉寂,赵庄再无一丝光亮无一丝人声,连狗都居然不叫了宋江进庄时可是看见过赵庄有狗的,而且还貌似不少,它们竟然不叫了只有蟋蟀什么的虫儿断断续续有点声音,宋江就感觉自己孤单单极可怜无助地进入了地狱,朝上躺着总感觉那低低的岩石壁在黑暗掩护下正诧异悄悄地压下来,压下来把他压成肉酱,不明不白埋此惨死,然后化为古往今来无数悄然消失的人之一他使劲咬着有些干裂的嘴唇才没惊恐发出狂叫

    要坚持顶住,我宋江是赫赫有名的英雄好汉,是世间罕见的位虽卑贱却有大志有能耐的当代豪杰楷模不能让这点糟糕的住处环境就轻易吓瘫了,不能向沧赵这种恶心人的小小伎俩轻易屈服了,更不能怕了我宋江不怕你耍手段

    然而,显然是他多想了。

    根本没人在乎他会是什么心态什么反应,从关到这里后就根本没人再来过。没吃没喝没只管任其躺着随便睡似乎赵庄人想就这么弃他一边活活饿死渴死并就便埋在此算完。

    吴用等一干同案犯都一样这情况,无不惊恐憋闷想发狂可就算失控狂叫乱砸门,仍然始终无人理睬

    赵庄人就是把他们当以往擒获的战俘、刺客等等乱七八糟身份的犯人关在这种牢房里,不是关小黑屋的那种教训。

    另一头。

    戴宗逃走后,根本没敢去河边船那看看。

    他估计船那边照样早被赵庄人所知而监控着甚至已经抓了或杀了,他害怕侥幸逃离了赵庄却在船那落网了,所以并不耍义气通知船那边的人宋江他们出事了

    他也深知事情的严重性,急惶惶一气逃出沧州,进入了山东有人烟的地方才敢停下,找地方吃了点饭喝了点水,稍一休整缓缓体力,又赶紧起程狂奔,一路几乎不眠不休,日夜兼程,以尽可能快的时间赶回了二龙山报信。

    贪图和兄弟们天不管地不收皇帝也管不着正悠哉悠哉快活的晁盖猛然听到恶耗,他脑子duang,一声响,呆了。

    宋江去绑架,不,不,不,甚至敢意图杀害赵廉的儿子来强逼朱仝上山?

    晁盖脸上的虚汗涮的就下来了。

    他再胆大强悍也吓得心砰砰跳得似乎要蹦出胸膛来。

    宋江他怎么敢呐?宋江这是怎么了?他莫非精神失常,疯了不成,竟然敢去撩拨沧赵的虎须?

    怪不得说是下山找找故旧好汉来入伙呢,原来是去弄朱仝了本还以为宋江名气大,流落江湖这几年结交的各路人物多,如今入伙二龙山成了二当家的,想壮大山寨积极为山寨做贡献,也应该积极,所以下山招揽那些不知他情况的旧识入伙,谁知竟然是去挖沧北军的墙角宋江当真是作得一手好死

    这才从江州万分侥幸得了一命呢,转眼又闹这一出,宋江这胆子怎么能这么大?怎么能这么自信?莫非是石头的,不是人肉的还有吴用老伙计,最信赖的智囊,和公孙先生是左膀右臂,绝对的心腹,居然和宋江搅在一起,下山所谋竟然不惜欺骗老主老友,居然事先一点儿风声都不露这意味着什么吴用什么时候和宋江走得这么近了?他本和宋江根本不熟,不,不,原本在家乡根本就不相识,一个落魄无着的教书匠一个体面有权押司,两个世界的人,根本没接触过。

    晁盖再不擅长权谋,再相信兄弟义气,也不禁想到了些不好的方面。

    这些还不是让他最闹心的。

    他最担心的是怎么向赵岳交待。

    他晁盖,绰号天王,向来以铁肩担道义、义薄云天立足江湖的,他领导的二龙山却干出这种事来

    且不提赵岳兄弟俩对二龙山的大力关照甚至直接强力扶持,只那么高尚伟大的沧赵家族就不是可侵犯的,侵害沧赵,这种事传出去还不得被全天下的人骂死鄙视死?二龙山树起的替天行道大旗哪还挂得住?天下英雄豪杰谁还会再相信二龙山?哪还会有好汉肯来投靠?这不是自己砸招牌吗?宋江难道就没想过这是臭名声、自毁形象与根基的事?

    晁盖不知宋江已不是从前的宋江了。

    从前的宋江宋押司虽然也虚伪腹黑得很,但本性上也确实有着豪杰江湖义气和嗜好,有些这时代的儒教环境培养影响出来的有志读书人对世人的宽容仁爱品质,行事有底线有分寸,三观不歪,甚至能说一声好,至少和其它到处都是的贪鄙凶残对民轻贱虐待的官吏相比不算坏。在官如狐狼,吏如匪的社会里,宋江堪称是个有良知有抱负的好人。

    而现在宋江心里只有权势是真的,利益是真的其它都是虚的于大事无关紧要的狗屁。他和北宋末年王朝的那些乌烂虚伪阴险官僚一样彻底读懂了孔孟之道中暗藏的唯务实利的精神,跳出了孔孟教条表层含义对精神的束缚,一心抓最实惠的权势利益,为此他敢挑战一切,敢毁灭一切妨碍了他目标的人或物美名天下的沧赵又如何?顺形势照样敢弄

    宋江对晁盖,对一切他想招揽和利用的人,以及和他沾上的人来说,都是个坑,最容易信赖甚至依赖而最危险可怕的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