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夺取基因 >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逆用召唤阵
    几名混沌主还来不及发出惨叫,就同时被斩杀。

    惊人的是,祂们的内宇宙,祂们的神魂,意识核心,都一瞬间被斩掉了。或许是身体被那绳子捆住的缘故。

    随后,滚滚混沌之气弥漫。涌向四周。

    展飞皱着眉头,打量那股混沌之气,又回忆一下刚才被斩的几名混沌主的形象,祂们散发的力量,精神波动,等等,都相当陌生,不是熟人。更不会是什么关系亲近密切之人。

    展飞这种混沌主,最亲近最密切的眷族,全部是存放于自己的内宇宙这中的,不会让祂们到处乱窜,外界太过危险了。

    “你们这是何意?示威吗?”女娲沉声问。

    那羊角头混沌主没理会,只沉声对自己的混沌主手下们下令“继续!”

    于是,那门户之中就又抛出几名混沌主,并且被押住。

    “斩!!”

    “不!!!”

    刀光绽现,又是几名混沌主被斩杀,散溢出来的混沌弥漫。

    如月盯着那些混沌,道“这样没用的。禁忌秘器不会吸收这些力量。”

    因为不是展飞等人斩杀,没有与禁忌秘器直接相通的因果。

    如果是展飞等人斩杀,因果通过展飞等人与禁忌秘器产生联系,禁忌秘器会吸收一些这些混沌之气。但现在,祂们来自外界,这般斩杀,不足以让禁忌秘器将这些力量吸掉。

    这是禁忌秘器的本能。

    如果这些混沌之气当中蕴含有极恶毒的法则力量,比如超脱者下的阴招毒手,或超脱使徒那种级别强者弄来的恶意法则恶意本源,再被禁忌秘器吸收,那就会让禁忌秘器受损。

    这就像是训练有素的动物,不会胡乱吃路边被人丢下的从没见过的食物。这是为了安全。

    而如果是展飞等人斩杀的强敌,那力量会通过展飞等人的因果之丝被禁忌秘器吸收,这就是一种“测试”。不算“过滤”,但非说是“过滤”也行,只要有异常的不良法则,就会与展飞等人的因果之丝产生干涉,产生波动变化,就可以强行中断吸收。而如果无异常,则可以转化为禁忌秘器的力量,补充它们的损失。

    总之,这样子斩杀,是没什么好处的。

    “继续!”

    那羊角混沌主继续下令。

    于是,再度丢出几名捆住的混沌主,然后押住,再挥刀斩杀。

    周围的混沌更浓郁了,但居然没有弥漫扩散太大的范围。

    “你们,上来!”

    羊角混沌主指了身后军阵当中的几名混沌主,那几名混沌主闭着眼睛上前。

    不是刚刚闭着眼睛的,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闭着眼睛。

    此刻,在前方紊乱的混沌之中,盘膝坐下,一个个睁开眼睛。

    眼神清澈明亮,没有丝毫杂质,心底无杂念。

    一个个释放出一块块神魂碎片,混沌主的意识核心凝成的神魂,撕裂而成的碎片,封印成晶体。

    这些碎片迅速布设成为一个阵图。

    “那种召唤阵势?”

    展飞与如月及女娲大吃一惊。

    这个阵图,是当初从源祖那里传出来的,可以与冥冥之中的禁忌秘器的力量遥相呼应,获得禁忌秘器的力量加持。

    只不过,如今却是清楚了,哪怕当初没有源祖将这阵图传出,以后也会有人将这阵图传出来的。冥冥之中的某些力量在引导着这些事情发生。如今不过更早一点出现而已。

    而且,传播的速度,会比预料中的更快更广,更多的混沌主知道这种阵图。

    此时,阵势运转,上面就隐隐呈现一股朦胧的淡淡光辉,一种冥冥之中的玄妙力量波动呈现。但是,那股力量,时而稍强些许时而稍弱些许,变幻莫定。就好像,冥冥之中禁忌秘器的力量在犹豫,像是想要引入阵势之中,又迟疑不决,随时会退走似的。

    如月呵呵一笑“虽然你们让几名混沌主刻意纯净心神,封存记忆,斩杀杂念,镇封旧日因果,但也瞒不过禁忌秘器的。与其它大州的禁忌秘器及超脱者产生因果,那就再难与这边的禁忌秘器产生联系了。想用这样的手段吸引禁忌秘器的力量过来?你们想多了。”

    “是吗?”那羊角头的混沌主冷笑。

    视线一扫那个阵势,大声下令“逆转!!”

    刹那间,那阵势微微震动,然后上面的能量路线逆行,种种精神波动逆变。

    “这是……”

    “这阵势居然可以逆转?”

    “上面的神魂所蕴的精神居然还可以由敛化放,可以转化方位?”

    展飞等人吃惊不敢置信。

    有很多东西,是不能逆转的。

    比如某些齿轮,与其它齿轮咬合时,只能固定朝一个方向转动,而不能逆向转动。就像是以前的脚踏车,往前踩的时侯能将车子带动向前走,但倒踩脚踏车的踏板,是没什么用的,无法让车子倒转。

    像是电动车摩拖车,往后拧动油门电门,车子会前进,但逆向拧动油门电门,车子可不会倒退。

    又像是一盏电灯,通入电流,就会发光。但想要让光线集聚进入灯炮里面化作电流涌出,那就难了。

    一把火。火焰燃烧,散发热力,但要让热力凝入那火焰之中,光芒内敛而废气重新分解成为氧气与可燃物,那就难了。

    但这阵势,还真是在运转。

    并且,在这刹那间,布设阵势的几名混沌主,重重跪下,一叩头。

    堂堂混沌主,哪怕要强行收服为手下,也难以让祂们无视尊严而叩拜。

    现在,这些混沌主居然叩头了。

    接着,就看到混沌之气,滚滚涌动,迅速朝那阵势之中涌入。

    刚刚斩杀几名混沌主所散溢的混沌,现在竟然一下子就有超过三分之一被那阵势吸收。

    “上祭!”

    羊角混沌主大声道。

    迅速地,一名名混沌主被丢出来,然后有持刀混沌主迅速斩杀。

    一个又一个混沌主丢出,一刀又一刀斩落。

    各种惊呼怒吼与惨号之声不断传出,浩浩混沌涌现,然后再被那阵势吸噬。

    更让人吃惊的是,羊角混沌主不仅斩杀混沌主,还丢出一块块厚厚的混沌晶壁,大团大团压缩的混沌液,是没有净化过的混沌液。

    但这些混沌液与那些被斩杀的混沌主所散溢的混沌,一起被阵势吸收了。

    又押出一些混沌主,逼迫祂们强行喝下未净化的压缩混沌主,将大量混沌晶壁强行塞入祂们体内,然后一一斩杀。

    没有完全散溢为混沌的尸骸与内宇宙崩裂的碎块,一起丢入那个阵势之中。

    “献祭?居然是献祭?!!”如月倒抽凉气。

    “居然,是这样的手段……”展飞只觉得脸上脖子上都快起鸡皮疙瘩了。堂堂混沌主都有如此感觉,显然是被那羊角混沌主的操作给惊艳到了。

    “使用这样的手法,就能将大量的物质与能量,献祭给冥冥之中的禁忌秘器,让它吸噬?这吸噬有上限吗?”女娲喃喃道。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的时侯,快阻止祂们!!”展飞大声道。

    如果让那些混沌主继续献祭,继续这样搞,那禁忌秘器吸收的力量越来越多,以前的消耗就会补充,对虚空中的混沌主的压制就变强了。

    这还不算。

    外来而献祭的这些混沌主,会不会得到这虚空禁忌秘器的认可?会不会也因此而能调动禁忌秘器的庞大力量?可不好说。

    补充给禁忌秘器的力量,有可能是被那意志渗透到秘器之中的超脱者所掌控,但更有可能会被禁忌秘器本身给吸收使用了。

    所以,这种事,必须要阻止的。

    刹那间,展飞与如月及女娲,维持着三才阵,朝那些敌对混沌主冲去。笼罩着祂们的玉瓶形状虚影防护罩也跟着冲了过去。

    “拦住祂们!”

    羊角混沌主大声下令。

    迅速就有大群混沌主涌上前来。

    一股股狂暴的力量轰击,形成一道道能量束,轰在巨大的玉瓶虚影上。

    但奇异的是,居然没有伤到玉瓶虚影,这些能量束居然呈柔性,只是阻止玉瓶虚影前进。

    “厉害!!比之前的东皇还要细心。”展飞心头一跳。

    不过,这些混沌主们释放出来的力量有限。一名五百万宇,一名四百万宇,平均四百五十万宇左右,十名也不过四千多万宇。

    玉瓶虚影的冲击力可是破亿的。

    现在十几名混沌主的轰击,根本挡不住玉瓶。

    当然,后面还有其它混沌主涌上来。

    于是,趁着其它混沌主未及上前,展飞控制着玉瓶虚影陡然爆发,一刹那间加速撞向前方。

    顶着祂们释放出来的能量束,狠狠撞击到混沌主面前。

    并且,在刹那间,玉瓶虚影猛然转头,瓶口对准那个“逆召唤”阵势。

    狂暴的吸力涌现,一股股浩瀚的混沌迅速朝玉瓶里面吸收进去。

    整个阵势周围的混沌都被引动,就连阵势都变得稍稍有点不稳了。

    “挡住!!”

    一名名混沌主扑冲过来。

    这一瞬,瓶子一转头,瓶口对准其它混沌主,猛然一喷,狂暴混沌涌出,瓶子加速,狠狠撞击到那个阵势处。

    但一阵炽光闪过,上百名混沌主竟然在千钧一发之际传送过来,强行挡住瓶子,延缓它的速度,并且其它混沌主将那个献祭使用的阵势给强行移走了。

    但也就是在此时,展飞的玉瓶虚影一下子炸散开,化作一枚枚锋利的光刃碎片朝四周绽射,斩向诸多混沌主。

    展飞与如月及女娲从中冲杀出来。

    如月身边是一幕幕空间之墙,一个个四四方方的空间迷宫呈现,自己与诸多混沌主卷入其中,弄不清谁与谁藏在哪里。迷幻之雾涌现。

    女娲身边呈现一道道绽放神辉的生命法则之链,强化过的法则之链。生命神力滚滚涌动,身影则在如月附近穿梭着,两人合作挡住许多混沌主,困住许多混沌主。

    展飞则是投影内宇宙压缩凝成枪,一枪刺出就数千万宇之力,轻易捅穿多名混沌主,枪体微微旋搅,狂暴混沌迸射四周,混沌浊浪滔天,冲刷着周围的混沌主们。

    一步迈出,就已接近那个召唤阵势。

    左拳打出,诸多混沌主拳影刀影轰劈过来。

    但展飞左拳一震,力量震荡之余,右手的枪已经变成了巨剑。从刚才要出拳的时侯就开始化形了。

    此刻一剑斩落,用的是刀招。

    虚空被劈裂开两半。

    狂暴的力量将一名名混沌撕裂成两半,剑势余波扫到那个阵势,将其一剖成二,化为两半。

    身形狂烈旋动,卷着海量的混沌冲杀上前,将一名名混沌主挑飞,但却不击杀,而构成那个阵势的一块块混沌主神魂碎片,则被展飞强行夺取过来。

    “好强!!”

    羊角混沌主大吃一惊,随即战意升腾“展飞,来与吾一战!!”

    双手各持着一把狭长的弯刀,差不多有三分之一个圆的弧度,刀旋如罡罩,密密麻麻千百万的刀芒环绕身边,冲杀向展飞。

    展飞哈哈一笑,双手一握一劈。手中的巨剑居然甩了出来,向砸向那羊角混沌主。

    轰!!!

    恐怖的力量将那名混沌主硬生生炸飞出去。

    “本尊不与你玩了。”

    展飞冲着,冲向如月布设的迷宫大阵之中,然后迅速又形成一个巨大的玉瓶虚影。

    刚才击杀混沌主,不过是想要将祂们的力量震爆,形成气浪冲击,将周围其它混沌主排斥开,不陷入围攻,才能迅速接近那个阵势将它破坏掉。否则,展飞根本没打算斩杀敌对混沌主。

    现在,若再战,杀了祂们就不利于超脱者脱困,不杀祂们而展飞又憋屈——只能被敌人追杀而自己又无法击杀敌人,这太别扭了。

    这种战斗,当然不乐意。

    除非前往羊角混沌主的大本营,在其它大州才可以肆意击杀,而且就算击杀也会自身强行吸收混沌,不让任何混沌有追溯因果跑到这边禁忌秘器去。

    而在这个大州,更是不能大肆杀戮外来者。

    因此,展飞破灭那个阵势,又与如月及女娲布设三才阵,以三人的力量牵引冥冥之中禁忌秘器的力量。

    召唤阵势形成于三人的脚下,禁忌秘器的力量涌来,那星系的力量涌来,半透明的玉瓶虚影变得比之前更坚固。

    然后在混沌主敌群之中乱窜乱撞,将一名名混沌主撞飞。瓶子旋转打横,将一名名混沌主扫飞。

    就是不给祂们集合起来再布阵势的机会。

    羊角混沌主气得哇哇大叫,挥刀冲过来,面对那瓶子虚影,不知该不该斩下了。8

    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