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魔王传 > 十第六十八章
    听到远处鸣金收兵的声音,程咬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_在朝廷官兵的大后方坐镇指挥的王世充在发什么神经,眼看面前的这些官兵就要杀到李密的帅帐了,怎么在这时候却发出了撤退的信号?

    看着杀气腾腾的官兵如潮水般退去,而原先在营地中四散奔逃的瓦岗军士卒也开始组织反击,程咬金苦笑起来。王世充选择今天发动攻击不可谓不巧,因为徐世绩和沈落雁定亲,大部分的瓦岗军将领都喝的东倒西歪,手下的士卒也同样如此。结果就造成官兵袭来的时候,一向能征善战的瓦岗军竟然组织不起有效的防御,任由敌人砍杀。

    若是王世充不下令撤兵,只怕瓦岗军今天就要折损过半了。抬头看了看飘起的雪花,程咬金心里感叹一声,难道说冥冥中自有天意在安排着这一切么?

    挥了挥手中的板斧,程咬金带着手下的人马沿着空出的通道朝着撤退的官兵掩杀过去。不管是天意也好,还是王世充和李密有什么瓜葛也罢,今日爷爷只想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场,活动活动筋骨,顺便看看能不能让很久没有动静的十二楼台功再精进一层。

    当程咬金带着人马杀到洛水边的时候,顿时被面前的景象给惊呆了。在宽阔的洛水河面上,一座浮桥摇摇欲坠,在浮桥上,密密麻麻的官兵正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朝对岸撤退。时不时有官兵被同伴从桥上挤下来,掉进冰冷刺骨的洛水河中。

    而在瓦岗军的前方,最起码还有数万人马挤成一团,朝着浮桥那里挪动。那些如丧家之犬一般惶惶不可终日的官兵大部分都丢掉了自己身上的兵器铠甲,只为了能够跑得更快一些,逃脱身后瓦岗军的追杀。更有些慌不择路的官兵等不及,直接就跳进了冰冷的洛水里朝着对岸游去。

    看着眼前不住晃动的人头,程咬金忍不住的赞美起来,正是好一场盛宴啊!将手中的斧头朝天举起,做了一个冲锋的手势,他就带着手下人马朝着浮桥那里杀了过去。

    直到天色渐黑,程咬金才停下了追杀的脚步。将斧头随手扔在地上,程咬金仰天大笑,这一场战斗打的可真是痛快,四面八方都是逃跑的官兵,他一斧头砍过去,总能干掉四五个,这么畅快凌厉的战役已经很久没有遇到了。尤其是面对的敌人还是号称无敌的羽林军。

    其实羽林军的战斗力还是很强大的,那上万的武道高手不管放到哪里都是一股强大的力量。若不是今天王世充的指挥出现严重的失误,恐怕一面倒的被屠杀的就是瓦岗军的将士了。看着面前一地密密麻麻的官兵尸体,程咬金才深刻体会到了‘主帅无能,累死三军’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眯着眼睛望了望远方渐渐远去的溃兵,程咬金转身下令撤军回营。至于那些逃走的官兵,他们能活过今晚在说吧!刚才渡河的时候,这些官兵就已经脱掉了身上的铠甲以减轻重量。

    可惜他们只顾一时的方便,却忘了现在寒冬季节天降大雪不说,还有些人掉进洛水河里泡了半天,以现在的寒冷天气,再加上刀子一般凛冽的寒风,只怕不等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这些官兵就最起码也有一大半要被冻成冰人了。

    阿弥陀佛,希望佛祖能够保佑这些可怜的孩子。因为等待这些官兵的,除了那可恶的冻死人的鬼天气以外,还有在他们身后如狼似虎追杀过去的瓦岗军将士。

    虽然大部分的瓦岗军将领都停止了追杀,可是却依然有那么几个满腔怨气的家伙追在了朝廷官兵的身后寸步不离。其中追杀的最狠的就是沈落雁那娘们。

    尽管沈落雁并不是十分愿意嫁人,可今天好歹也是她的定亲之日。可偏偏王世充却不识相,愣要在这大好的日子里让人见血,那岂不是表明她沈落雁是个扫把星,将来要克夫克子什么的么?这可不是个好兆头,换了谁也开心不起来。所以,就在大部分瓦岗军将士回撤的时候,沈落雁却领着一部分人马一往无前的追杀了过去。

    当程咬金第二天看到回营的沈落雁时,当即吓了一大跳。这小娘皮浑身血淋淋的,就像是被鲜血泡过一般,她手上的兵器更是坑坑洼洼,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砍了多少脑袋才会这样。瞧这小娘皮一脸杀气腾腾的样子,简直就是地狱中走出来的女修罗,没有丝毫人味儿。

    尤其是当程咬金听到沈落雁向李密汇报,说是逃到河阳的王世充身边之剩下了数千人马的时候,更是险些跳了起来。昨晚进攻瓦岗军的少说也有七八万人马,只经过了这么一夜,竟然就缩小了十倍,就为了平息这小娘皮的怨气,七万多朝廷官兵就成了牺牲品,还真她老母的给力呢!

    昨天晚上打扫战场的时候收拢到的官兵尸体也不过才万余人而已,减去这些,岂不是说明沈落雁竟然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干掉了将近六万的敌人?尽管沈落雁的报告里说那些官兵大部分都是冻死的,可是哪个肯信。冻死?嘿,只怕是先被这小娘皮砍的半死,然后才冻死的吧!

    听着沈落雁的汇报,程咬金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会是如今这个情况,昨天他就不应该那么痛快的杀戮的。不过也怨不得自己大意,谁能想到王世充那家伙竟然是个废物呢!这个浪得虚名的家伙,亏得他与那么多的义军将领交过手,昨晚却会下达那么幼稚的命令。

    现在好了,王世充手下的武贲郎将杨威、王辩、霍世举、刘长恭、梁德重、董智通等将领全都被砍了脑袋,他本人身边也只剩下了几千人马,差点就是全军覆没的结局。而他现在剩下的实力,对于整个战局来说顶个蛋用?

    王世充这一倒,瓦岗军在洛阳周围就再无敌手。失去了外援的洛阳守军能够坚持几天还是个问题。尤其是当程咬金听到李密下令,他将亲率三十万瓦岗军进据金墉城,挖堑筑垒,修建庐舍,坚壁自守,而后就要屯兵邙山,进逼上春门的消息,程咬金的脸色更是难看。

    本来他还想着让王世充的大军牵制李密,让李密这辈子也进不了洛阳,给正在北方打拼的李阀减轻些负担。可是经过这一场战役,瓦岗军本来因为李密干掉翟让而摇摇欲坠的声威又渐渐响亮起来。若是洛阳的守军被吓得投降,那就遭了。

    回到大营,程咬金就命令朱雀堂的密探开始对洛阳城与瓦岗军之间的严密盘查,虽然他不敢肯定把守洛阳的官兵会因此而投降,可是谨慎一些总是好的。就算越王杨侗不会投降,他手下的官员将领总有几个想要左右逢源,投机取巧的吧!

    站在高高的旗杆上,看着远处冲过来的朝廷官兵,程咬金摇了摇头。这才过了几天,杨侗就仓促派金紫光禄大夫段达、民部尚书韦津出城对瓦岗军发动攻击。本来嘛,王世充远遁,朝廷确实需要一场胜利来鼓舞军心,顺便打击一下声威日盛的瓦岗军。

    可惜想法虽然是好的,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却太让人失望了。首先,在挑选领兵将领方面,杨侗就犯了个大错误。让民部尚书韦津当主帅本身是好的,可是让金紫光禄大夫段达也搀和进来就不对了。段达的胆小在洛阳是出了名的,让他来领兵打仗,那就好比让一头羊去管理一群狼,然后将这群狼全都改造成了羊。

    站在旗杆上的程咬金分明看见,就在韦津带着人马傻乎乎的向前冲的时候,段达却在中途停下了脚步。结果原本还算严密的队形立刻出现了一段空虚不说,还让左路进攻的韦津变成了孤军深入。

    看到这个情况,程咬金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这种形势下,他就是想放水都做不到。本来他还想着使点手段,让朝廷的官兵打个胜仗,也好压制一下今日野心忽然膨胀的瓦岗军将领,顺便将双方的形势拖回到当初势均力敌的状况上去。然而这一切都被胆小的段达给破坏了。

    等朝廷官兵和瓦岗军的前锋交上了手,程咬金从旗杆上跳了下来,领着人马就朝着龟缩在后面的段达杀去。既然是这怕死的王八蛋坏了自己的好事,那他也休想好过,即使杀不了他,吓也要吓死他。

    或许是没有想到程咬金竟然如此大胆,又或许是对韦津有自信,段达的人马根本就没有防备。当程咬金杀气腾腾的出现在他们面前时,这些人才赶紧整理阵形。

    可惜程咬金可不是心地善良的人,会等到他们整理好队伍在开打。段达的人马还没有将阵形排列好,程咬金就一马当先的杀了过去。两把板斧挥舞之间,只见血肉横飞,瞬间就尸横遍地。

    还没有坚持了一刻钟,在后方观战的段达就被吓破了胆,看到程咬金凶神恶煞的朝着他冲杀过来,段达转身就逃。他这一跑不要紧,正与瓦岗军激烈交战的韦津部下的军心立刻就被扰乱,原本拼死战斗的士兵也纷纷有样学样,结果韦津精心购置的进攻阵形没有几分钟就七零八落,不复存在。 </p>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