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感激
    “那么,他现在在何处?”国皇皱眉道。

    “若是道友守了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这么多年,道友难道肯将其放弃吗?”童皇淡淡的道。

    “这必然是不肯的。”国皇若有所思。

    “所以,碎皇必然也是不肯的。他,定然便是在这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世界之中!”童皇斩钉截铁的道。

    听到他的这话,国皇面现恍然之色。确实,按照逻辑推理来说,事情确实该是如此。若是自己乃是碎皇,在这里受了三千万亿年以上的时间,若不是完全失败,却绝不可能离开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

    而现在,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依然是在这里,很显然,并没有到最后完全确定失败的时候。因此,碎皇显然也就不可能离开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而在先天不灭灵光之外看他不到,其自然就极有可能是在先天不灭灵光内部了。

    “道友现如今似乎已经胸有成竹,不知打算如何去寻找碎皇道友?”回过神来,国皇淡淡的道。

    听到这话,童皇面上扯出一个极为冰冷的笑容,道“不用我们去寻找,我那背叛的分身,自然会将他找出来!”

    “……”国皇若有所思。

    就在这个时候,在那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内部,也即是在那无数世界之间,那刚刚动作落空的童皇面上现出遗憾之色。

    “没想到居然逃了,可惜了。有正路不走,却要走歧路……”他叹息一声,顺手一拂,这无数世界所产生的变化瞬间平息下来。

    那世界所发出的,那无穷先天不灭本质更是完全消失。看起来一切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也罢。你既然不要我的好意,那便算了。”叹息过后,这童皇眼光转动,一个世界一个世界的转过去,似乎正在寻找着什么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在那上古魔界之中的碎皇茫然周身一紧。

    一种当初自己在即将被这先天不灭灵光完全炼化最后一刻所诞生出来的强烈危机感忽然间凭空冒出来!

    这种危机感压下了其他一切。让他之前努力了那么长时间的,参与人界和上古魔界之间的争斗变得索然无味。

    这个时候,他却是与一名强大的上古魔界的生灵正在战斗着。

    原本他们双方乃是彼此相持不下,你来我往斗得极为精彩。

    但在这个时候,在碎皇失去兴趣之后,自然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从他身体之中涌出来,微微一压之间,那之前与他争斗得极为精彩的生灵便瞬间一爆,直接被压成粉末。转眼消失无踪。

    这样忽如其来的变化,让这一处战场却是忽然一静。

    能够参加前线战斗的存在,都是道行境界极为高深,实力极为强大的存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那简直就是基本的能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里所发生的,那超乎寻常的变化。怎么可能超乎他们的感应?!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存在?!为什么能够如此轻易的将对手杀死!难道他有什么宝贝?!还是说,他的身份。有什么特殊?!”这种种想法,瞬间在众多生灵心中流过。

    在这种种想法之下,那众多生灵一个个的面色大变,心中自然的变得惊疑不定起来。

    不过,碎皇这个时候显然已经没心思去管他们了。

    他努力的追寻着自己的心灵,努力的寻找着那种让自己感到无比危险。甚至生命都受到威胁的那种危险的来源!

    只是,这种来源,却是如此的隐晦,让他根本怎么找都找不到。

    他最终所得出的结论,却只有一个。那就是。危险正在临近!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近!

    就在他这个想法转过之时,一把轻轻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找到你了……”

    在这声音传入耳中的瞬间,碎皇便什么都明白过来了。

    “没想到,居然是童皇……”他面上满是苦色。原本,看着童皇犯下和他以前同样的错误,他心中有的只是幸灾乐祸,并不觉得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便是之前童皇和国皇之间的争斗,他也只是看个热闹而已,也不觉得这把火会烧到自己的身上。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感到危险的时候方才会怎么都追寻不到危险的来源。

    但现在,这一把童皇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之后,他心中无数想法闪过,无数灵感冒出来,转眼间就已经是让他想到了,童皇既然会对付国皇,那自然也不可能放过自己!

    毕竟,国皇乃是在这时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至高皇者,他同样也是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内部的至高皇者。

    他们两者之间,在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看来,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既然其应是想要将国皇化为其同类,将自己化作其同类,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早知道,方才就该要出手了。”他叹息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在其周围凭空诞生出来。

    这一股力量光是其存在方式,就已经是给这世界,这时空造成了不可思议的压力,自其一出现,就已经是让这一处战场周围的时空完全毁灭!

    不过,或许因为这力量控制足够精巧的缘故,在这战场之中的一切生灵,却是没有收到丝毫损伤,而是悬浮在那时空毁灭之后的一片灰蒙蒙的碎片之间。

    紧接着,一个人影,渐渐的在碎皇面前浮现出来。

    这是一个童子模样,但周身上下却散发着一种与天地合一,与世界合一气息的人影。

    这,显然便是童皇!

    “确实,你方才应该出手。那样的话你方才就可以与我一般寻找到真正的生存意义了,却不必等到现在浪费我的时间来寻找。”童皇头。似乎很是赞同的道。

    听到这话,碎皇叹息一声,道“方才我还在幸灾乐祸于国皇的遭遇,现在我却是后悔了。”

    “不必后悔。我看你也已经差半步就能够踏上正确的道路了,为何在这最后一步要停下来?反而是现在这样故意拐上弯路?硬是要扭曲自己的路途?”童皇似乎很是恨铁不成钢的道。

    “果然是无法交流啊……”碎皇叹息。

    他心中一动,抬手对着童皇一指。刹那间,无数星辰涌出来,直接在其面前构筑出一个星空世界。

    这个星空世界直接取代了在这里存在的,那无数时空碎片,世界碎片,让这一处上古魔界和人界之间的交界处变成了一片广阔无边的星空的模样。

    构筑出这一片星空之后,其中无数的星辰开始涌出无穷力量,在虚空当中化出种种千奇百怪的法宝,各自对着童皇猛轰过来!

    这些法宝瞬息间跨越了不知多少亿万光年的距离。快速的对着童皇碾压而来。

    哪怕是童皇,若是毫不抵挡,被这众多法宝一个碾压,最终也必然是化作虚无,一切属于他的存在都被完全抹去的结果。

    但,面对着这样的攻击,童皇怎么可能毫无动作?!

    只见得,他身体一晃。身形直接就消失无踪。

    这一消失,让那从周围不知多少亿万光年之外的无数星辰发出来的法宝便在瞬间落空。

    法宝相互交击之中。散发出来的力量直接将整个星空世界完全毁灭,让这星空世界之中的无限星辰转眼间完全崩灭,最终化为一团混混沌沌的混乱。

    在这个时候,一股股奇异的光芒渐渐的从这灰蒙蒙的,混混沌沌的混乱被完全照亮了。

    “先天不灭本质?!”在这瞬间,碎皇猛然间面色大变。

    他在这个时候。却是清楚的感觉到,眼前这凭空出现在这里的光芒到底是什么。这分明就是当初他无比迫切想要得到,但现在却耗费比当初多上不知多少亿万倍的努力想要将其祛除的存在!

    “想要将我完全炼化?!想得美!”碎皇怒喝一声。

    随着这一生怒喝,他身上有着无穷灵光冒出来。

    在虚空当中凝聚成为一具血肉之躯。

    这血肉之躯微微一震之间,快速的吸引这无穷无尽的先天不灭本质。

    随着其不断的吸收。其道行境界居然是随着开始不断的提升,几乎是一眨眼之间就冲破了假圣和伪圣之间的屏障。

    道行境界赫然是冲入了假圣层次。

    但,这个时候,那无穷无尽的先天不灭本质依然是在不断的灌入其身体之中,依然是在不断的提升着其道行境界!

    让其在单世界假圣的层次不断的向上提升着。

    最终,终于在几个呼吸之后,其接触到了单世界假圣的极限,被硬生生的卡在那里!

    到了这一步,那无数先天不灭本质依然是在不断的灌入这血肉之躯之中,但最终却根本无法在其中留存,而是直接穿过其身躯,从其身躯之后流出。

    整个过程,就像周围的无数先天不灭本质变成了电流,而这血肉之躯反而是变成了一块金属一般。电流虽然能够流经金属,但金属在电流通过之后,却不会被改变任何性质……

    因为这样的变化,碎皇那在这血肉之躯内部的身躯,却是根本不受那外界的先天不灭本质所影响,任凭那先天不灭本质怎么侵入,怎么冲撞,怎么要融入其生命本质之中,最终都无法真正做到,终于让他在这种无穷先天不灭本质之中,保持了自己的安全……

    这,却是利用了传说中的法拉第笼的原理……

    这也是碎皇在仔细研究这人界的修行体系之后所获得的灵感。

    若是在修炼这种修行体系之前,他面对着无穷无尽的先天不灭本质,所能够做的,也就只有如同之前的国皇一般,想办法逃离开去了。

    毕竟,先天不灭本质乃是无穷无尽的,只要是在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之中。就不可能躲避开去。

    看着碎皇用这种如此巧妙而又诡异的方法躲避过先天不灭本质的侵蚀,那童皇忍不住皱起眉头。

    “为何你们一个两个都如此排斥呢?”

    “对于无法交流之人,说再多,都只是废话。”碎皇淡淡的道。

    他却是直到这个时候方才真正的恢复了冷静。

    同时,他心中在沉重当中,却同样有着一丝莫名的欢喜。因为。童皇方才对他的手段,却是让他因祸得福,此时此刻他的那血肉之躯的道行境界已经是悍然突破了伪圣和假圣之间的屏障,真正的踏入了假圣层次了!

    这血肉之躯,当然并不是指他方才刚刚凝聚出来的血肉之躯。

    而是他已经是修炼了数年之久,在此时此刻这一具巨大的血肉之躯内部,与其身体的一部分所化的身躯所完全融合在一起的那血肉之躯。

    也即是说,此时此刻,碎皇看起来只是一个巨人站在那里而已。但事实上,他的身体却是分成三层,最外面的一层,是充斥着周围无穷无尽的先天不灭本质的,单世界假圣巅峰的血肉之躯。

    在这里面,处于这血肉之躯心脏部位的,就是第二层,同样是血肉之躯。但却只是踏入单世界假圣层次而已,其中所蕴含的。先天不灭本质,也都是从他本身的生命本源之中抽取出来的先天不灭本质。比起最外层的身躯所拥有的先天不灭本质,却是要少了不知多少亿万倍。

    而在这一具血肉之躯里面,或者说,与这血肉之躯融合一体,但却出于不同位面。不同次元的,能够发挥出至高皇者级别实力的,从碎皇身体之中在斩下来的,属于他身体一部分所化的身躯。

    这三层结构,却是尽可能的保证了碎皇本身与那先天不灭本质隔绝开来。

    保证了他不会因为周围的先天不灭本质突破他的防御融入他的生命本源之中而让他被这先天不灭灵光完全炼化。成为此时此刻童皇这种状态。

    此时此刻的碎皇,对于罗帆已经是充满了无穷的感激。

    他现在能够做到完全隔绝那先天不灭本质对他的影响,完全就是靠着罗帆当初对他的指!

    “那位道友定然比我走得更远,怪不得这童皇能够找到我,却找不到那位道友。”碎皇心中暗叹。

    不过,此时显然并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

    所以他却也没有多思考太多,而是心中一动,身形快速的向着童皇扑过去。

    在扑过去的过程之中,他最外层的血肉之躯猛然有着无穷无极的力量涌出来,这上古魔界之中的大道随着开始剧烈的震荡,无穷无尽的威能随着降临其身上,伴随着其动作,化作一个巨大的拳头,对着童皇轰过去。

    这最外层的血肉之躯乃是刚刚凝聚,并靠着无穷先天不灭本质的催动而成就单世界假圣巅峰的,所以,自然也算是这上古魔界之中的假圣。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这上古魔界之中,他自然能够得到无限的加持,做到近乎无敌的程度。

    面对着这样的拳头,童皇却只是叹息一声。

    他抬手虚虚一握,手中就出现了一把巨大的剪刀――由灵光构筑而成的,近乎伪混元灵宝的剪刀!

    这一把剪刀出现之后,直接不紧不慢的对着碎皇在那整个世界加持之下所轰出的这一拳剪过去。

    嗤……

    一声轻响之间,这一个在整个上古魔界加持之下,威能甚至足以将无数世界完全毁灭的拳头直接好像普通纸片搭建而成的一般,被这剪刀给硬生生的剪碎!

    “不错的手段……但想要杀死我,还是不够!”碎皇轻喝一声,手一转,从之前被剪碎的拳头化作手掌,一抓,就将那剪刀抓住。

    与此同时,整个上古魔界剧烈的震荡起来。

    那冥冥之中的大道,更是在这个瞬间从原本一条永恒不动的长河模样化为了一条被抓住七寸的毒蛇一般,开始疯狂的扭动起来。

    这样的变化,表现在外,就是整个上古魔界开始剧烈的扭曲,其中的山峰,大地。河流,海洋,森林,草原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都在这过程之中开始快速的变幻,快速的扭曲。简直就像是完全没有了任何秩序一般……

    在这样的变化之下,隐藏于这世界各处的那三十四位假圣都是惊骇欲绝。

    “怎么回事?!又有谁出现在这个世界?!”这是这些假圣心中的想法。

    对于这些假圣而言,他们自从是当初打算冲破上古魔界和人界的屏障开始之后,原本让他们惬意万分的生活就已经是离他们远去了。

    似乎他们从原本高高在上的假圣变成了普通凡人,什么人都能够随便踩上几脚……

    现在,更是让他们感到世界似乎陷入末日当中,似乎下一瞬间,整个世界就要完全毁灭,完全崩溃了一般……

    不过。实力不足,见识不足,让他们却只能够极力的将自己的力量加持在大道之上,努力的想要稳定住大道――一个世界,最重要的便是大道!只要大道没有问题,其他一切完全毁掉,都能够瞬间重生!但,一旦大道出问题。便是其他一切都没有问题,整个世界也将会渐渐的走向灭亡……

    正是因为清楚的认识到这一。所以这些假圣方才会这样不顾一切。

    就在这种种变化诞生的时候,在这世界某处岛屿之中的罗帆却是摇头暗叹。

    他现在所在的这一处岛屿,却是他所推演当中的,这世界的伴生之物所在之处。

    当然,这伴生之物距离现在的时光毕竟已经是极度久远,哪怕是罗帆。却也只能够推演出这伴生之物在这里而已,更加具体的,那伴生之物到底是什么,现在是什么模样,什么状态。他却是并不知晓。

    也正是因为不清楚这个,所以他这个时候才需要在这里寻找,才不能一瞬间就找到自己的目标,直接让自己获得这世界的巨量气运,从而让自己突破双世界假圣的境界……

    而显然的,现在这世界产生如此剧变,他便是想要不理会,继续的寻找那伴生之物,已经是不可能了。

    “何必呢?在这里战斗,毁灭了世界,对谁都没好处吧?”在这个时候,他叹息的却是这个。

    他的双瞳之中,却是清楚的映照出了在这天地距离这海岛有不知多少亿万光年之外正在进行的,那碎皇和童皇之间的战斗。

    童皇受到这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的加持,实力比起之前强了十倍都不止。

    但,他的立场决定了,他的任务是要守护这无数世界。所以,在战斗之中,他无法毫无顾忌的发挥,自然是显得束手束脚,十成实力发挥不出一成。

    而碎皇,本身实力就已经是比起原来的童皇都要强上一些,在这个时候虽然原因周围无穷无尽的先天不灭本质使得他无法毫无顾忌的发挥自己的实力,但这最外层的血肉之躯毕竟是这世界的假圣,在这世界之中,其实力得到了无止境的加强。再加上丝毫不用顾忌这世界如何,战斗起来,却是发挥出百分之两百的实力。

    此消彼长之下,两人之间战斗起来却是不相上下!

    那童皇无法将碎皇压下,碎皇,却也无法战胜童皇,将其打退。

    随着双方的战斗,这整个世界的动荡越来越强烈。

    那种动荡,不断的传递开去,最终通过那上古魔界和人界之间的通道,硬生生的灌入那人界之中,让那人界也开始剧烈的动荡起来。

    这种动荡虽说因为隔了一个世界,所以并没有如同这上古魔界之中这般剧烈,这般无可抵御,但却也完全改变了整个世界的现状。

    让那人界之中的十八位尚且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的假圣都心生惊惧,如同那上古魔界的三十四位假圣一般,各自都是惊疑不定,不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无法想象的严重之事,造成此时此刻这般天地动荡。

    “这定然是来自上古魔界,若是要避免这种变化,须得斩断两个世界的通道!”最终,一位假圣看出了端倪,传音其他假圣道。

    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