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覆云乱煜 > 第九章 议封章王
    一队煌煌仪仗车驾自东都的宣武门而出,亲军护卫,百官随行,足有数万人之众,不可谓不浩大,不可谓不庄严。

    虽然已经是严冬天气,可道路两旁仍是站满了围观的百姓,满怀敬畏者有之,满面惶惶者有之,神情复杂乃至憎恶者亦有之。

    最中间的那辆马车被十六匹马一起拉动,整驾马车如同一座移动的小型宫殿,其内更是分出内外隔间,甚至有桌椅床榻、屏风火炉,所需之物一应俱全。

    可就是如此之大的车厢内,既无宦官宫女,也无仆役侍卫,只有夫妻两人隔桌对坐而已。

    其中男子正是这马车的主人,正端着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酒杯轻轻摇晃,杯中的鲜红酒液好似是处子鲜血,令人眩目陶醉,他轻抿一口杯中酒液,笑道“这西洋红酒也无甚出奇之处,不过是将酿酒时所用的粮食换成了葡萄,滋味又迥然于我中原之酒,真是不喝也罢,我品不出其中滋味,便不去附庸风雅了。”

    说罢,男子将手中酒杯放下,掀起车窗的帘子,望着外面怔然出神。

    坐在男子对面的女子此时盛装打扮,身着白色凤袍冕服,头戴九凤九龙凤冠,端庄肃穆,再配以女子本来的倾城姿容,倒真是一个锦绣无双。

    女子大约是身上服饰太重的缘故,并不像男子那般自由,只能是微微转头随男子视线望去,却是什么也没看到,不由得轻声问道“你看什么呢?”

    男子没有收回视线,平淡道“看这大好河山。”

    女子大约听惯了这老一套,非但没有为男子话语中的气魄而心生异彩,反而是撇了撇嘴。

    男子约莫是知道自己妻子不爱听这个,也就不奢望她能搭腔,望着窗外的飘洒雪花,自顾自说道“十年奔波,十年生死,十年心血,换来一个万里河山,如今大业已成,接下来就要论功行赏了。说得难听些,这就像一群强盗抢得了富户人家的房屋、金银和妻妾,接着便是坐地分赃,论秤分金银。我这个领头的,自然要分得多一些,这富户的院子房舍全部给我,但也不能亏待了弟兄们,金子、银子、女人自然要分给他们,甚至还要从这房舍中分出几间给他们居住,若是分赃不均,说不得就要大打出手。”

    女子平淡说道“我可是记得上次秋猎时,你在檄文中大谈什么解黎民于倒悬,救天下之苍生,现在怎么改口风了。”

    男子哈哈笑道“天下太平之后,百姓自然得救,不过逐鹿天下的人,可没有几个是为了救百姓去的,而是为了名为天下的这只鹿,解救苍生说到底就是挂在嘴上的一张皮,以作涂饰,其实我从来没改过口风,只是话分两面,一面是说给外人听,另一面却是说给内人听的。”

    被称呼为内人的女子对于丈夫有几分讨好意味的话语轻哼一声,不过脸上却是露出几分笑意,显然是颇为受用。

    男子叹息一声,“说起分赃,想来也是可怜,你那弟弟可以分得娇妻美妾,我这个领头的却是一个也无,何其不公!他们不敢当面笑我,却是一定会在背地里说我是惧内之人。”

    女子闻言后眉头一挑,“怎么,夫君还想要个三妻四妾,亦或是三宫六院?那好,妾身也不拦夫君,只是夫君纳一个,妾身便打杀一个,倒要看看是夫君纳的多,还是妾身打杀的快。”

    萧煜放下车帘,笑道“佛家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还是造些慈悲,攒些福德,那就不纳了吧。”

    女子轻哼一声。

    萧煜伸手握住她的手,轻声说道“我想好了,以后飞霜殿归你,甘泉宫归我,另建一座未央宫为朝会所在。”

    女子对国家大事不甚上心,但是对于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却是格外在意,立刻问道“以后是我去你的甘泉宫,还是你来我的飞霜殿?亦或者说你打算修道礼佛,从此就不近女色了?”

    萧煜被林银屏说得一窒,沉默了稍许时候才轻声笑道“自然不是,你想在哪儿住便在哪儿住,今天在甘泉宫,明日去飞霜殿,都是无妨的。”

    “这还差不多。”林银屏白了他一眼,然后正了脸色道“说正经的,你真打算把萧瑾派去卫国?”

    萧煜叹息一声,“卫国那地方,即是剑宗的老巢,也是世家林立之地,其中形势错综复杂,虽说慕容萱和慕容燕与我们夫妻二人交好,但是现在执掌慕容家的还是慕容渊,他的态度尚不明确,上官家那边上官金虹能否掌控全局也不好说,只有叶家还算是态势明朗,站在我们这边。至于张家和公孙家,八成要硬抗到底,而且章传庭带着陆谦之子陆泰也逃去了卫国,又平添三分变数,派遣别人过去我不放心,只有萧瑾才有这个能力堪平卫国。”

    “而且不管怎么说,萧瑾都是我的兄弟,又屡立功勋,日后不封王是说不过去的。天下初定,封王以定四边,既要封王就给他封地,又要防止他坐大,我想来想去只有孤悬海外的卫国最是合适。如果他能打下卫国,那么我便将卫国作为他的封地,到那时再水到渠成的加上一道藩王不可擅离封地的条例,那么他这辈子就在卫国修身养性好了,即便他有异心,隔着茫茫大海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日后玄儿接替我的位置,也省心一些。”

    这当娘的自然万事都想着自己孩子,提起萧玄,林银屏对此也是深感赞同。

    萧煜自嘲一笑,“其实只要我在世,即便萧瑾有什么别的心思也不用怕,毕竟大势在我而不在他,不过我若是不在了,那可就说不准了,他母亲陵安公主是郑帝秦功的妹妹,他身负前朝血脉,若是以此旗号起事,还真是麻烦,玄儿未必能应付得过来,所以还是防患于未然为好。”

    林银屏问道“若是他打不下卫国呢?”

    萧煜笑意微冷,道“亲兄弟尚要明算账,如果他损兵折将还没能拿下卫国,那就别怪我这个兄长不讲情面,自然是要夺去他的亲王爵位,让他下半辈子只能做个有名无实的郡王。”

    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