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璜台志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马贼首领
    和声说道“不过葵公主放心,壤驷星是我哥哥的王妃,蒙厥与骨雅有和亲之谊,我怎也要护骨雅一族平安无事,不会让他伤害到你和你的族人。”

    壤驷葵怔怔的看着相柳儿,呢喃低语道“他真的像传言说的那么嗜杀成性么?”

    “草海传言大甘九殿下丧心病狂,无恶不作,不过你见过他,我也见过他,他救过我的命,我差点杀了他,到底谁是恶,听说的不算数,要真正见过才算。”相柳儿看着沉默黯然的壤驷葵,微微一笑道,“别想那么多了,如今他和我们是生死之敌,如果他来骨雅,念在往日的情面,也许他不会杀你,但他多半不会对骨雅族人手下留情,而且,异日再战,要是你的哥哥遇见他,我猜他也不会心慈手软的。”

    壤驷葵张了张口,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两国纷争,难道真的就像相柳儿说的那般,覆巢之下,再没有无辜之人。

    “还有一个月,快下雪了,花也快开了,不如我们让他领略一下极北荒原的六月飞雪和万花争艳,怎么样?”

    壤驷葵娇躯一颤,一缕冷汗从额头滑落了下来,略显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眼中闪过一丝惧意。

    相柳儿不再多言,转身向屋外走去,看了一眼垂手躬身的幕僚男子,淡淡说道“你说如果我杀了你,有谁会为你出头呢。”

    说完之后,相柳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小屋,屋子里那个身影的腰更加佝偻,似乎压上了万斤重负。

    屋外,两个负刀男子随意闲散的斜靠着,一个在树边,一个在鹿野那伽的山壁下。

    在树边的男子额间红带随风飞舞,嘴里叼着一片树叶,意气风发;石壁下的男子垂首看着脚边一株随风轻摆的牧草,嘴边含笑,内敛稳重。

    两个人一张一弛,一个张扬,一个深沉,却都是万中无一的草海豪杰。

    漠北狂鹰,蒙厥斛律封寒。

    屋门轻响,相柳儿走了出来,狂鹰吐出齿旁草叶,朗声说道“怎么,葵公主莫非下不了狠心?”

    相柳儿看了狂鹰一眼,对狂鹰在屋外这般大声说话稍有不满,平声说道“骨雅并非葵公主一人能做得了主的,此事休要再提。”

    狂鹰嘿嘿一笑,倒是没有生恼,扬了扬下巴,指着刚刚跟着相柳儿走出屋门的蒙厥幕帐,玩味笑道“他呢?”

    相柳儿淡然一笑,没有在意,两人旁若无人,便似这身后的蒙厥幕帐不曾存在一般。相柳儿看着斛律封寒,问道“有消息了?”

    “嗯,从草海各部传回来的消息,好像是消失了十年之久的草海苍狼孛日帖赤那。”

    狂鹰脸色微微一凝,愕然道“孛日帖赤那?他怎么会和大甘定天王搅在一起?”

    “其中缘故眼下还不甚明了,不知道李落怎么会和孛日帖赤那纠葛在了一起。”

    “草海苍狼,这个人我听说过,狂鹰,你对此人可有了解?”

    狂鹰沉吟半晌,沉声说道“孛日帖赤那被誉为近百年之中最厉害的马贼首领,以行事残暴无羁、狠辣无情扬名草海,纵横草海鲜有听说过败绩,行军以快见长,麾下狼军号称可以追逐风暴,不说他为人怎么样,领兵作战的确不凡。”

    斛律封寒扬了扬眉梢,略有些诧异的问道“比起狂鹰兄如何?”

    片刻沉默,狂鹰敛去了几分狂放不羁,平声说道“道不同而已。”

    斛律封寒没有多问,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慨然叹道“孛日帖赤那这是何苦,帮着南人与整个草海为敌。”

    “早年苍狼肆虐草海,差不多也是和整个草海为敌,对于他而言,只在想不想做,而没有敢不敢做的事。”

    斛律封寒正要接言,相柳儿忽然说道“好了,不要猜了,见到以后自能问明白。”

    斛律封寒洒然一笑,转言说道“还有一件事,拨汗也许会感兴趣。”

    “哦,什么?”

    “属下听说西域飞鹏堡的人进了草海。”

    “飞鹏堡?”相柳儿秀眉一皱,冷哂一笑,多少有些瞧不起买凶之人,哪怕这个人是如今大甘唯一堪做自己对手的李落,平声问道,“冲着我来的?”

    斛律封寒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看了狂鹰一眼,嘿嘿一笑道“那倒不是。”

    “咦?”

    “据说有人出价极高,买大甘定天王的命。”

    相柳儿一怔,抿嘴一笑,道“有意思。”

    “出价极高?有多高?”狂鹰饶有兴趣的问道。

    “五万两黄金。”

    狂鹰倒吸了一口气,啧啧说道“果然值钱。”

    斛律封寒看了相柳儿一眼,小心问道“不是咱们草海出的价么?”

    相柳儿淡然说道“如果我杀了他,谁给我五万两黄金?”

    狂鹰哈哈大笑道“拨汗若想杀人,怎么也用不着借别人的手。看起来惦记大甘定天王脑袋的不只是我们,还有别人。”

    “拨汗,飞鹏堡踏过了界,是否派人传话飞鹏堡?”

    “不必了,想来这一路上他无聊的很,就让飞鹏堡的杀手陪他解解闷吧。”

    “嘿,飞鹏堡号称天下没有人杀不了,只有出不起的价钱,五万两黄金,且看能不能买得了大甘定天王的命。”

    斛律封寒倒是有些顾虑,沉声说道“既然有人花费这么多黄金取李落的命,说不定也会有人用同样的手段对付咱们草海,不可不防。”

    “口气再大也不过是一群杀手而已,掀不起什么风浪。飞鹏堡能在西域称雄数百年,最大的本事不是他的杀手刺客有多厉害,而是识时务。没有杀不了的人,只有出不起的价?呵呵,难得会给自己脸上这么贴金,所谓出不起的价钱,不过是因为有杀不了的人而已。”

    斛律封寒与狂鹰相视一笑,相柳儿言语风轻云淡,只是其中傲然却绝非一座区区飞鹏堡能及万一的,倘若当真有人买相柳儿的命,而且飞鹏堡还敢接下来这笔买卖。

    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