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钢铁皇朝 > 第五百七十五章 战争债券
    青州大营中人头攒动。

    此时萧铭和斐济等人站在军营中望着这一切俱都面露笑容。

    庞玉坤说道:“恭喜殿下,没想到魏王的暴行帮助殿下凝聚了民心,如今封国从上到下正是万众一心。”

    “这的确有些意外,其实也不难解释,现在的百姓可不想再回到被豪族们欺压的时候了。”萧铭沉吟着说道。

    斐济和庞玉坤点了点头,斐济说道:“不过虽然百姓群情激愤,但是我们可没有办法征召这么多士兵,封国的财政可承受不起,兵贵精不贵多。”

    虽说这次萧铭下令扩军,但是这次前来报名参军的人也实在多了一些,不过由此可见这段时间对百姓的国家,民族教育初见成果。

    国与我何干这种麻木的话再也不能左右百姓们的思想。

    “是呀,这次扬州被屠城,我们从扬州城获取大量物资的想法落空,即便是现在招募的军队我们府库恐怕也要捉襟见肘吧。”萧铭问道。

    庞玉坤和斐济对视一眼,叹息应了声是。

    萧铭心中一阵恼怒,魏王这次的焦土政策让原本的战争红利变成了负资产,现在他要想办法扭转这个局势才行。

    想到此,他对二人说道:“本王有个想法,府库钱粮,但是青州的商贾和百姓们有,本王准备发行战争债券,只要购买战争债券的人将来都能够得到战利品分红,你们觉得如何?”

    “战争债券?”斐济和庞玉坤俱都怔住了。

    萧铭回过神来,他想起二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战争债券,于是解释了一番。

    其实他的战争债券不过相当于国债,只是因为是战争时期,而且战争连连取胜,民众信心很大,他才会决定发行战争债券。

    和国债类似,战争债券的目的是为了提前筹集物资,下面定下的战略目标是半年之后,所以趁着这半年时间他要募集战争物资。

    其实这种事情他已经干过了,这就是在北伐的时候,不过那时候受益的不过是几个大商人,现在这几个商人几乎垄断了燕云十六州的草场。

    出于对垄断资本的警惕,这次萧铭没有招商人募集,而是决定在整个封国发行,百姓即便拿粮食也能够领到战争债券。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避免他的封国被战争资本左右,毕竟以史为鉴,他可不想自己被狂热的战争资本所掌控。

    解释了一通,斐济和庞玉坤是明白了,这战争债券不过是等于向商人和百姓借钱打仗,等有了战争红利,再把红利还给百姓,另外支付利息。

    庞玉坤顿时叹为观止,斐济也是连连摇头,这种绝妙的方法他都不知道萧铭是什么想起来的。

    若是按照大渝国正常的制度,府库没钱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征收重税。

    现在萧铭根本就没有考虑这个选项,而是直接采用了这种温和的办法。

    “现在你们懂了吗?”萧铭问道。

    “臣明白了,等回去之后,下官便让商会将战争债券挂出出售。”庞玉坤说道。

    萧铭点了点头,“不过你们要控制一下,限制购买数量以免极个别的商人大肆购买,获取暴利。”

    现在萧铭担心的不再是统一大渝国的问题,而是随着封国的改革,社会的变革可能会走向一个不可控的阶段。

    随着民智的开花,各种先进的思想会被百姓掌握,他最担心的是民意被有心人利用,导致国家因为思想而产生割裂。

    而最可能利用民意的人便是大资本家,现在青州不过是停留在资本萌芽阶段,一旦他统一大渝国,走入海洋,资本必然如同脱缰的野马迅速壮大,到时候他该如何驯服这头勐兽?

    毕竟在这种消息闭塞又落后野蛮的时代,可不像现代一样容易维稳。

    说完此事,萧铭想起昨日平阳公主入府说起皇室宗亲的事情,当时他正和珍妃在一起,平阳公主给斐儿和珍妃送过礼物之后便提起了此事。

    于是他问道:“这次青州的皇室宗亲你们怎么看?现在他们可想根本伸手要银子了。”

    斐济闻言,顿时眼观鼻,鼻观心,装起了煳涂,他是个老狐狸,不愿意得罪这些人。

    庞玉坤则是正色道:“殿下,万万不能再白白养活这些皇室宗亲了,自高祖至今,这大渝国的皇家宗亲人数高达十余万人,这十余万人的供奉成了国库沉重的负担,如果殿下要把这批人养起来,封国用不了多久便会被拖垮。”

    萧铭深以为然,这让他想起明朝的事情,当时这些皇室宗亲同样是朝廷的沉重负担,不过当时的明朝宁愿养着也不愿意让这些人自食其力。

    “斐中书,你以为呢?”萧铭看向斐济,他可不相信这些唐国公,荣国公的没有找过斐济。

    相比较萧铭,这些人和斐济,罗权等人的关系更加熟络。

    “殿下,如今青州城的皇室宗亲人数倒是不多,其实也不过一千余人,其他人都分布在大渝国各个地方,不过这一千人却都是爵位比较高的人。”斐济说道。

    萧铭其实为了逼迫斐济说出自己的想法,不过现在看来斐济是赞同养活这帮人。

    “斐阁老,现在府库的银子有多少你也一清二楚,你这不是添乱吗?”庞玉坤自然听出了斐济的弦外之音。

    斐济镇定如常,他叹息一声,他说道:“庞首辅不要急,我这么说自然有我这么说的道理,这些人总不能让他们在街头饿死吧,毕竟他们千里迢迢逃到这青州人生地不熟,说个家常话,这些人都是殿下的亲戚,即便殿下不出钱养着,这总得给他们谋个出路吧。而且下官这么做也是为了殿下将来能够顺利登基,毕竟到时候祭拜宗庙的时候还需要这些人主持,这时候他们就显得比较重要了,何况,有了这些人的支持,殿下的皇位也能够更加稳固。”

    萧铭看了眼斐济,说来说去,这斐济的思维还是停留在家族式管理国家层面上。

    (未完待续。。)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