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2657章 斩黯6之于瞬光 (三十九)
    第2657章 斩黯之于瞬光 三十九

    正常而言,光剑的电池都是十分耐用的,因为是高能电池,能够让光剑维持至少四个小时的战斗。

    但当然,那是以光剑正常输出力来计算的四个小时。丹尼尔手中的[死亡荆棘]本来就是特殊的光剑,它的[幻梦瓦解者]状态还是以光剑最大输出来实现的。一直用光剑的最大输出来战斗,还不断地把各种魔术吸收并返还给对手,光剑的耗电量必然是平常的好几倍吧。

    所以,光剑在这种时候彻底没电,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而且最糟糕的是,大部分光剑的电池并不方便临时更换。本来光剑的电池就能用上很久,一般而已在战斗中是不需要考虑换电池的。所以大部分光剑的内部结构都侧重于[防水]和[坚固]这两个方面。前者可以让光剑在浸水或潮湿的恶劣情况下依然能使用一段时间;而后者则单纯是坚固,因为光剑在战场上被打坏可是关系到使用者的生死。

    因为有高度防水能力,外壳也偏厚实,光剑本身反而不方便换电池,要打开它的电池舱,需要先解开好几道保险防水锁。总而言之骑士们一般是不会在战场上手忙脚乱地给光剑换电池的,他们宁愿多带备一柄光剑(毕竟那东西平时只有剑柄,挂在腰间并不重)也不会去考虑什么战斗中途换电池。

    而丹尼尔现在却鲜有地处于这种窘境。备用的光剑他当然有带,但那只是大不列颠骑士团配发下来的普通的光剑,和[死亡荆棘]不是同一个级别的武器,更不用提"用光剑来反弹魔术"这种看似天方夜谭之事。

    "返还魔术"恐怕只有[死亡荆棘幻梦瓦解者]才能办到。如果死亡荆棘没法使用了,拿着普通光剑的丹尼尔,恐怕是没有办法和招招都能使出法术的郦道元对等地战斗的。

    等等。对等战斗?

    少年退后好几步,突然笑了。

    本来就不是对等战斗,对方明显只是逗着他玩。哪怕刚才最紧张的对战瞬间,那名河蟹人恐怕也没拿出十分之一的实力。

    "是我输了。"丹尼尔收起已经没有电的光剑,叹道"感谢大师指教。"

    "哦,放弃得倒是挺干脆。"见丹尼尔收起了剑,东方人也把原本摆出的架势收回"看来也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武器没了也要和我一直打下去的那种类型。"

    但实际上丹尼尔那孩子从一开始就没有头脑发热过,贝迪维尔心想。白银骑士少年虽然看似倔强和死心眼,其实一直都颇为冷静,而且他知道自己手里的武器失效,失去了对抗强大对手的有效手段时,丹尼尔也知道该在什么时候放弃。

    作为一名优秀的战士,这个素质已经十分足够了。

    "所以他合格了吗?"贝迪维尔问郦道元。

    "姑且算是合格吧。虽然比较依赖装备,脱离装备不谈,实战能力还是偏低。"东方人说"但依然比其他几个候补人要好。"

    丹尼尔不说话。实战能力偏低不知道是和谁对比来评价的,也许之前的几位候补人有不错的实战能力,但是手上没有神器吧。这样说来丹尼尔其实是挺幸运的。

    "那个"白银骑士少年犹豫着问"虽然被说是[合格了]我应该高兴,但我本来就只是过来问一下情况的"

    "问情况?问什么情况?"

    "首先你们去龙之大陆是打算去多久?"少年于是问"只是去一两天马上就回来吗?"

    "嗯不,大概要去一个星期吧。这次是去进行地质测量工作的,为了验证[某个计划是否可行]。"郦道元估摸着回道"但是大部分测量工作都交由仪器来进行,采集和分析数据都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完成的事情。我们会在工作场地扎营,把测量工作做完才离开。"

    "哼嗯"丹尼尔显得有些失望。然而他还是不死心,又追问了一句"但我听说你们有传送门,可以直接往返龙之大陆。那个在非执勤时间,我做什么应该是我的自由,对吧?那么我可以在没有值勤工作时,利用传送门回家吗?"

    贝迪维尔皱了皱眉"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

    正常而言护卫人员不都应该跟着大队在营地进行守卫吗。没值勤工作时就应该抓紧时间在营地休息啊?难道这小子在龙之大陆待一个星期都等不了,必须每天回家?

    "嗯,传送门的出口位置是固定的,而且它具体在哪里,连我也不知道。"东方人又说,"如果传送门距离测量地点太远,就需要使用铁骑等运输工具从传送门出口移动到测量地点。你确实可以利用传送门,但必须每天这样长距离往返移动,估计很麻烦吧?龙之大陆的魔兽侵扰也是个大问题,在那种地方即使用铁骑移动也不安全,随时可能受到空中的魔兽们的狙击。"

    "那都不是问题,我可以使用瞬移法术。"丹尼尔一脸从容地说。

    "哼嗯,在龙之大陆使用瞬移法术?你还没受过教训吗?"郦道元道"龙之大陆的信号干扰十分严重,会像刚才的电气干扰那样干涉你的闪现法术。视距离而定,在龙之大陆使用长距离瞬移法术,必须做好受重伤的心理准备。你真的要用吗?"

    "到时候再看情况"

    "你小子,真以为自己有魅魔的自愈能力就可以为所欲吗?"贝迪维尔看不下去了,打断道"而且不惜让自己受重伤也要用瞬移和传送门回家,是为了什么?你家里有什么事请不得不回去办吗?"

    "是我的部下。"

    "部下?"

    "最近我的部下进行了一场器官移植的大手术,正在病床上不能动弹。我答应了要去照顾部下的起居生活,至少是这个星期内"丹尼尔答道。

    "等等真的是你的部下?"贝迪维尔紧皱着眉"女性部下?"

    "男的"

    "所以你有这种癖好"

    "才不是!"丹尼尔没好气地吼道。

    "那既然对方只是你的部下,也不是你心仪的对象,有必要为区区一个部下做到这种地步吗?部下动完手术不能自理生活,把他送去住院不就好了吗?为什么不让医院的护工们照顾他,偏要让你去照顾?"

    丹尼尔沉默了一下。

    "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就不能让你参加护卫队。"贝迪维尔训道。

    "等等,可是我想留着这孩子啊!"郦道元惊道。

    "只有他一个人有特殊待遇,每天跑回家去,对护卫队其他人也不公平。这样下去会遭人非议的。"贝迪维尔却反驳道。

    "想要得到救赎。"丹尼尔低声说。

    贝迪维尔的耳朵动了动"哈?你说什么?"

    "我想得到救赎。"白银骑士少年重复道"那家伙患的是和我母亲同样的病。那时候我没钱,没有办法给我母亲动手术,她就这样走了。但这次我的下属患的的同样的病,而且我有办法救他,我以为这是一个契机"

    "你以为你救了你的下属,就可以弥补当初没能救活你母亲而留下的遗憾,是这个意思吗?"狼人青年追问。

    "是的。"少年直愣愣地看着贝迪维尔,眼眶里有隐约的泪光,尽管他已经极力不让人察觉到"我答应过了要照顾他的。我答应过不会看着他死的。答应过别人的事不能半途而废,要做就做到底。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简直就是强迫症了。贝迪维尔心想。但是曾经失去过重要的亲人,心里落下空洞,想要找一个契机来弥补一切的这种想法,贝迪维尔也并非不能理解。

    "但即使如此,作为护卫队也不能在非执勤时间完全松懈的,有紧急状况需要召集的时候,哪怕不值勤的人员也必须上场战斗。"贝迪维尔哼道"你能确保在召集你的时候马上赶到吗?远在大不列颠,利用传送门多次传送,还能千里迢迢赶到龙之大陆?"

    "我会努力的。"

    "即使用你的瞬移,在龙之大陆里承受瞬移带来的损伤,吐着血也要赶到?"郦道元也追问。

    "是的。"丹尼尔答道。

    "呼。"贝迪维尔哼笑道"现在的年轻人啊,往往嘴上说着漂亮的空话,实际让他们去做的时候才发现各种办不到。年轻是好,但年轻过头看不清楚世界的残酷,就是个大问题。你以为你可以兼顾好两边。但实际上事情也许会演变成你既当不好护卫队的守卫,也照顾不了你的部下。真的到了那种时候,你又该怎么办?"

    丹尼尔没有回话。

    "反正,你到底是可以信守承诺的人,还是和大多数热血无脑的年轻人一样只会说空话,我们拭目以待吧。"

    "也就是说?"

    "你被录用了,是的。"贝迪维尔答道"在不影响守卫队守卫强度的前提下,你可以在自己的休息时间里做你想做的事情。但是啊,小子,你敢把事情搞砸了试试?我一定会打断你的腿,让你在大不列颠骑士团里再也混不下去!测试就到此为止,你可以回去了。"

    "那么"丹尼尔转身离开,而且是直接用瞬移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样就好了吗?"丹尼尔走后,贝迪维尔才问道。

    "让你扮演恶人了,真不好意思。"郦道元道。

    "我倒是不要紧。你才是这次任务的核心人物,是绝对不能让部下们反感的存在,否则他们在关键时刻必然不会为你卖命。"贝迪维尔说"但是这样真的好吗?放任那小子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护卫队里的人肯定会有异议的。"

    "贝迪维尔船长能言善辩,随便找个理由就能帮他糊弄过去吧?"郦道元答道"反正也没有差别。我从一开始就没对那孩子的战力有多大的期待啊。"

    鬼话连篇。贝迪维尔心想。东方人刚才明明还玩得那么开心,还几乎对丹尼尔那孩子动真格了。

    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