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天仙娘子太惑人 > 1落69 尘埃落定
    “我要是妖孽,那他们不就是老妖怪了?”听了烈焰回来的报告,水月羽摇摇头,微微一笑道:“恬不知耻。”

    “硬是能把黑的说成白的,神殿的人本事愈发强大了。”怜雪哼笑一声,很是不屑,当年灭族也有他们一份功劳,将与世无争的雪兔说成怀有二心的乱党,不为所用便诛之。

    “这次也让他们常常被人说的滋味。不过我们说的都是事实,倒是有点亏了。”墨摇摇头,一副做生意亏了的模样。

    月羽看了一面抚着肚子,一面道:“且让他们烦躁几天。现在人人都在传闻,就算想包庇这件事情,也是不能够了。人心一散,成不了气候。”想让她把白莲交出来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她也绝不会交给他们,要交,也是放回白莲池中罢了。

    一行人离开,烈焰留了下来坐在月羽对面问道:“你当真要让出白莲?”

    “怎么?”

    “白莲跟了你这么久,苦苦寻觅你的转世,当初你拼死也不愿交出,如今……你就要三言两语把它打发了?你就当真没有一点点的不舍得?”

    月羽看着他,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伸手一转,几朵莲花飞逸出来:“你也看出,我如今不像从前。我虽然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但从你们口中也能得知,之前的我也是个雷厉风行的女子。为了这些事情,不惜生命,不顾家人朋友。但这一世我虽然性格依旧,但终究不是那样了,我有了孩子,也有爱的人。”说罢,她拂去飘在空中的莲花又说:“说我舍得,我怎么可能舍得?但是这白莲,本就不是我的东西。千年之前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它会选择我,让我带它出世。但如今我却有千万个理由将它送回白莲池。”

    “当初我不想争,却不得不争。”月羽抬头对上烈焰的双眼,依旧是耀眼的颜色,但是却缓和了许多。

    “等那罪恶之人的处决一下,我便要去白莲池。你可陪我?”

    烈焰听了微微一笑:“自然要陪!”

    事实摆在眼前,不容那恶人多说。在神界呆了五天,大街小巷,每家每户都已经对那几个神殿的人所做的事情明了清楚了。更有一些老家伙不辞辛苦跑到梅长老跟前请示四长老出面镇压,再闹下去,神界可就要乱了!

    “最近魔界没有动静?”梅长老在屋里坐着,丝毫不理会门外的喊叫声,四长老这次铁了心了要给神界人一个教训,乱就乱吧,这样才能逼出趁火打劫之人。

    “没有。魔界无将领,现在早就乱成一锅粥了。”楼君天面无表情地回答着,手指沿着茶杯沿轻轻的摩擦。

    “守好边界,他们自己的事情,就不要殃及其他了。”梅长老听了点点头,如此甚好,魔界自顾不暇,也不会有人蓄意来管神界挑唆了。

    “神殿里的人分成了三拨,大部分人保持中立。也有一些人跳出来反对那几个管事的。”竹长老伸手拿了那纸上的信息,一眼扫去冷笑道:“这些人,都是大大小小做了亏心事的家伙。”

    “名单上的人我已叫人去取罪证证据了,不出几日便可一网打尽。”楼君天起身就要走了,今日起来还没顾得上好好去看看水月羽,这一早上就被烦心事所困,这会儿愈发想她了。

    “这臭小子,有了媳妇忘了师傅!”洪苍看着他徒弟的背影怒吼一声。走了十几步的楼君天听了,面上不动,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你还跟他置气干什么,有时间骂人还不如赶紧做事。这地方乌烟瘴气的,剔除了乱党我们也好赶紧休息休息。”

    于是在那神殿混乱了几日之后,镇守四方的四长老终于踏出了自己的院子,一路走来,整个神界都沸腾了。

    九十九阶,白玉砌成,金柱耸立,威严肃穆。那四个高台上的座位,便是为四大长老所准备的。旁边,楼君天负手而立,身上是她未曾见过的衣服,一身华白,金丝镶边,这么吸人眼球的衣服,被他穿上,却是人胜过了衣。月羽见他转了过来,微微一笑。却听有人在议论:“那女子,和大祭司果真是般配!”

    “那是,你也不看看人家什么模样。”水月羽听了没有表现出什么,倒是赤在一旁,咳嗽了一声,脸上尽是笑意。

    “今日召诸位前来,是要解决一些事情。诸位想必也都知道了,近日神界、神殿都发生了些不好的事情,千年来,我等四人因种种原因无法回到神殿,给这些恶人生了机会。这几日,大家也都明白了发生了什么,现在,我等就代表神界,对其进行处决!”

    梅长老说罢,袖袍一挥,那几个长老竟突然被一道道金色的铁索缠住,而后就这么拉上了高台。

    “看啊,是那神殿的金木水火四人,怎么,那土真的不见了?”

    “你没听说,那人竟然勾结魔界,私自出界到现在还没回来呢。我看啊凶多吉少!”

    “哼,那种不知廉耻的家伙,死了才好!”

    听着底下的人说着话,那突然被掳上来的四个人都脸色大变,木长老最沉不住气,直接大喊道:“我们何罪之有?勿要诬陷好人!”

    “啧啧,早就听我孙儿说神殿的人如何如何,今日一看确实这样不要脸,唉,百年来都一直修炼,没想到出来后竟然还是这幅模样!”

    那话音未落,众人皆是对金木水火四人报以不满,四长老冷眼看着那四个人,不说任何话,将主持的权利交给了楼君天。

    “死到临头还在狡辩。”唇轻启,那话语声音并不大,却让所有人都听了个一清二楚。喧哗谩骂的人们安静了下来,都看向了站在那里的大祭司。而楼君天并未感到半分不妥,依旧负手而立,浑身透着生人勿近的威严。

    “你!区区一个祭司,满口胡言!”木长老气得急躁,无奈手被捆住,不能指着对方破口大骂。只好瞪着那双死鱼眼,满是怒气。

    “哦?我大祭司的职位不说小,就连你们也略低一筹,再者我是不是胡言乱语,众人自会评判,那轮得到你一个小小管事多话?不过是吃了雄心豹子胆,竟要趁机窃取白莲为己用,怎么,难不成你还想统领三界?”那话语不带着一丝情感,不急不躁缓缓说出,从楼君天的嘴里出来,又多了一份压迫。

    “放屁,我等怎么可能有那心思?那白莲失踪诸人皆知,你可不要胡言乱语!你这个……啊!”那梅长老话还未曾说完,他的脖颈就被一条泛着白色光芒的链子缠住,离得近的人放眼一开,不由张大了嘴:“这、这是……”

    “这真的是白莲啊!”

    “天啊,我竟然看见了!”

    不顾周围的议论,水月羽缓步走到楼君天身边,轻声开口:“哼,老头儿,你可看好这不是白莲之力又是什么?我本着慈悲心怀,欲来到神界将白莲还回,以造福神界苍生。却没想到你们竟打着守卫神界的名义想要从我这里得到白莲,害惨了无辜之人!还说着什么神魔大战,若不是你们暗中勾结,只为私欲,这又怎么可能发生?”

    水月羽一番话句句在理,就算夸大捏造却也让台下的人都顺着她的意思想着去了,只见她微微一顿,继续说着:“如今大祭司不计前嫌,将事情平息,怎奈你们还不知足,竟然步步紧逼,落到今天,死不足惜!”

    “对!这样的祸害不能留在神界!”

    “岂止是不能留,根本就是应当天诛地灭!”

    “对!天诛地灭!”

    那四个人瞪着水月羽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不是说跟之前的苏邪不一样了吗?而且更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一点也不避嫌,就手出白莲跑了出来,还说本就有心将白莲归还!放屁,要是当时就还回来,还有千年之后的什么事儿啊!

    只是他们没想到,大祭司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们,要想重洗神殿,下面的才是正经戏。只见他伸出手在面前划过,那天空上突然出现了个超大的影像,水月羽一看倒是有点像现代的投影,上面都是神殿的管事及下属千百年来的种种罪恶。

    “啊,原来他的死不是意外,竟然是他们为了封口……”

    “怪不得,我总以为这件事蹊跷,没想到……”

    “唉,好好的神界竟然跟其他地方没有不同,也这般污浊了!”

    “如此还要神殿做什么!”

    洪苍一听,极是配合楼君天,好歹也是他的乖徒儿,二话不说就将那些同党都绑了上来,一群人唯唯诺诺地跪在四长老面前,面对着这些证据,哑口无言。

    水月羽不知道楼君天是如何找到这些的,但是他这几日的确忙得不见踪影。没了神殿,没了这些,恐怕自己今后也不会再有麻烦。看着自己的肚子,现在还不是显怀的时间,她这下愈发相信了,这孩子是那妖孽算好了来的,正巧不让自己陷入这摊污水之中。原本想着还能好好打一架,现在想想,倒是自己“奢望”了。

    “你男人果真威风。”脑中响起的声音是赤的,见他两眼闪烁,水月羽回头看他,却见他挑挑眉毛,好不正经。

    这些罪状,最轻的也是关乎人命,最重的则属勾结外界谋害神界了。按照神殿的律法,这四人都要遭受灰飞烟灭的处置,永世不得重生。而那些剩下的,则是驱逐出神界,投下轮回,再也不得踏入神界。

    这场变动来得快,去得也快,主在四长老想要解散神界已久,所以那重重罪状皆是日积月累而成。再加上楼君天有此心久矣,这事不得不成。

    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即便是三日过后,议论之声已久存在。而今天月羽则是要去白莲池,实现她的诺言。

    远看上去,那白莲池体积颇大,中间的亭子小小一点。那池面的水本是纹丝不动的,却在水月羽走近后,起了丝丝波澜。

    “你送我回来了。我们一起回家了。”猛地,水月羽耳边响起了一道声音,见她眉头紧皱,楼君天搂了一把她道:“怎么?”

    月羽摇摇头,想来这个声音曾出现过一次,是在梦中,那个白衣飘飘的男子,一脸温和,却透着孤寂。

    “出来吧,这才是你应该在的地方。”水月羽喃喃着,只见一团白光从她心口涌出,猛地一弹,竟在空中化为一个人形。梅长老一见惊呼:“竟然有了如此高的灵识!”

    月羽一听,看向梅长老,只见他继续说着。

    “白莲本是一朵生长在池中的莲花,经过千年的生长,慢慢凝聚了自己的意识,时间久远,本是供养池中的灵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力量愈发强大,又因生性善良,所以便以一己之力维护着神界。当年它也是百般无聊,因为开化所以有了自己的意识,没想到竟然挑中了苏邪,跑了出来。其实也是无碍的,本想着它玩儿腻了就会回来,却没想到随着苏邪离开,它也沉睡起来。而如今……竟然化为人形……还、还是个男的。”

    “男的?它不是男的?”水月羽靠在楼君天的怀里,因为白莲突然离开,她有些不适应,心里或是身体,都是不适应的。

    “咳咳,它本是植物,所以没有性别你……想来是因为你的缘故,所以成了男子。”

    “噗……哈哈哈哈啊哈!”烈焰看着那飘在空中微微笑着的白莲男,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臭狗儿!”那男声温润,眉头一皱,指着烈焰怒道。

    “白莲,你……”水月羽看着他,看着这个男子突然觉得熟悉。虽不曾见过本体,但是她能想象出它的和煦。

    “我走之后,你体内还有一部分的魔力,所以我留了一些力量在你体内,对我来说,不过百年便能恢复了。”那人踏空而来,看向搂着月羽的楼君天道:“这人是个好归宿。”

    “白莲,对不起。”

    男子摇摇头道:“这有什么,我也是太孤寂了罢了,百年对我来说,不过是眨眼的功夫。那日我见你从池边经过,不由自主便想要追随你,以致于后来才有了这么多麻烦。你不怪我,反而要道歉,不知道是说你傻还是怎么?”

    “今后常来看看我吧!最后,送你一件礼物。”话音未落,就见他化作一道白光没入池水,突然,那水面开始晃动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底部升起一般……果然,不待众人猜测,那一朵朵莲花从池底冒出,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竞相开放在池中。沉寂了千年之久的池子,终于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而与此同时,那阴沉的天也突然放晴,水月羽抬头看着和煦的光亮,又看看那池子,一眼就看出了花色不同于其他花朵的白莲。

    “没想到这白莲的能力竟然如此大。”怜雪伸手动了动:“感觉神界的气氛好多了。他呆在你身上倒真是屈才了。”

    水月羽看着那在风中摇曳的白莲笑了笑,想着今后,定要时常回来看看他。

    “今后你们有何打算?”梅长老看了看那一池莲花,有些恍然。回头一问,却见几人都张大了嘴。

    “你、你……啊!”赤指着他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梅长老看看他,再一回头,兰长老、竹长老和菊长老洪苍,都恢复了原貌,四个翩翩公子哥就这么出现在众人眼前。

    “果真是四个美男子……”墨挑眉一笑,声线也变得柔美起来。水月羽看着这四个人,心中的震惊无以言语,唯有盯着四人一顿猛看,这世界真是太奇妙了。

    最正常的莫过于楼君天,在他惊讶了一刻后便回答说:“先回北越一趟,这孩子,还要交差。”

    “哈哈哈……如此,那我们便不留你们了。你二人身份能力在此,想要回来不过一眨眼的功夫。”

    “是啊,唉,这么久我都要忘记自己俊美无双的容颜了。”洪苍此话一出,水月羽顿时觉得怪异无比,抛了个白眼,众人看了都开怀笑了起来,顺畅的笑声飘荡在一池花香之上,久久不能散去……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