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衣冠一族 > 第121章:仨兄弟
    林华安本身是个极为随便的人只不过自小就站在一定的高度人前总是要些排场不失了颜面单独里就是路边摊也吃的津津有味

    左右瞧了一通人流密集中哪里寻找得到林阿真的身影想一处一处寻找要是寻叉了多费冤枉路肚子也饿了便就往塔桥之畔的一个小摊馆坐了下去阿真的找不到自已总得桥西桥东走來瞧瞧吧

    果然掌灯时分他就见林阿真自桥西走來见其贼头贼脑四下观望嘴巴还念念有词也不知从哪里摸來一把扇子倒是像上富家公子哥模样悦声喊唤:“你小子不怕扭断脖子啊这里”

    正想老大该不会还在谈的沒完沒了吧聆闻叫唤林阿真往小摊蓬瞧去见着真的是老大了却不走上前地开心扭头嚷喊:“这里这里”

    林华安狐疑扭脖朝塔桥瞧去见着那个华贵少爷双眉高高轩起却不是林帛纶那是谁

    “老大我刚刚要去找你这可省事了”林帛纶远远大笑和林阿真奔到小桌前无邀自行落坐于他对面忙道:“姓文的那丫头差点沒折腾死我刚走到襄阳时这小妮子竟然派人出來说武功还沒练好等过几天练再召集大家上灵山玩玩就这样了”

    汗林阿真已经听过了再听一次再汗一次忙道:“这丫头武功早就练好了就是力道还不太能控制突然让大家这么奔波肯定是耍着龙祈秦三门玩”

    林华安才疑惑阿纶怎么回來呢他自已却招供了出來对于这些武林帮派的事他厌烦的紧不爱搭理地转对呆滞的店老板使唤:“再添五个菜你拿手什么就煮什么置上碗筷”

    “是是”店老板是个小哥眼见三位一看就是去贵华楼挥金如土的少爷屈就在小摊内特别的傻眼连连应喏地从柜里再翻出两副碗筷小心亦亦摆问:“再來蒸鲈鱼、炒鸭肝、爆肥肠、葱花蛋和白切鸡可以吗”话落连忙摆手道:“这些全都是小摊最好的已经沒有更好的了”

    小摊自然比不上酒楼林华安点了点头安抚道:“都可以吃得饱下得酒就行先给我们來一斤酒”

    “好嘞”小哥欢喜唱喏呵呵说了句稍等便即忙碌了起來

    林帛纶几日沒见林华安见他一头发丝已经斑白如八十老头心里极不好受轻轻叹息道:“老大我听阿真说了你不愿当官是吗”

    “对了”提到这事林华安俊眉拧皱怒瞪了这个多事的家伙不高兴吩咐:“人家童小姐心仪那个礼部尚书你好生生的拆散人家干嘛还有那个什么太子太保它是干什么的至今我都还沒弄懂你这不存心让我倒霉吗”

    老大怒目瞪來林帛纶心脏顿时虚弱了陪笑道:“老大这皇榜可不是随便说撤就撤的上次我已干预撤了一次这次要是和华舜说了他还不知气成什么模样说不定下天牢的就是我了”

    林华安哈的一声“那真是太好了以后的每日三餐我定点定时派人送上天牢给你”

    林帛纶老脸一默大声咕噜:“才这么个年纪就操劳的头发白了一品大员多少人跪哭都沒有他娘的反倒是买起乖了”

    “啪”不劳林华安动手林阿真就坐在林帛纶身边手臂一伸后脑勺拍的毫无压力惊见这小子瞪來怒瞪急忙裂嘴道:“瞪什么瞪我是替老大揍的你说是让老大的铁掌啪还是让我的小棉掌啪哪个更划算些”

    林帛纶心算了一下还真是了脸皮阵阵抽搐抱拳道:“敢情我还得相谢这位仁兄啪的好了”

    “日行一善举手之劳大恩不用言谢”林阿真嘴巴裂歪林帛纶白眼上翻懒得搭理这家伙扭看老大应道:“那我明天去趟宫里吧只怕项定这老家伙要是知道了会不依不劳”

    说到宫里林华安沒由來想起了阿茵娜想起了祸国殃民的那三变心情顿时亦常的沉重拿起酒壶把三个杯子斟满沒有多说什么拾杯就灌

    老大突然闷闷不乐林阿真和林帛纶彼此相觑了一眼眼见他喝完也不觉辣呛心知他烦心事太多林帛纶赶紧接过酒壶笑道:“我來”

    “嗯”递过酒壶林华安揉了揉眉头瞧了这两个宗弟叹然一笑道:“你们早我來这里一个一个都名满天下人人提到皆翘竖母指有出息了我当然为你们开心一起喝”

    两人拿起酒杯咕噜灌入口顿时胃部抽筋他们已经习惯了甘甜佳酿所喝之物一般都是贡酿再碰此种市井粗劣的酒已然不习惯了

    “老大不然咱们玩玩巡酒令怎么样”菜佳沒上唯有说话吐辣林帛纶一开口林阿真忙接道:“好呀好呀就玩巡酒令”

    这时小摊老板先送两道菜佳什么见鬼的巡酒令统统去死两人实在呛辣到不行了哪里还管得了老大抄起筷子就狼吞虎咽了起來

    林华安直道他们饿了哈哈笑骂了一声吩咐小摊老板菜上快些拾起杯子轻吮道:“这么急干嘛吃不够可以再叫你们这么个母猪拱食样算什么狗屁王爷啊”

    冲淡了嘴里的呛辣味林帛纶想说去买些好的可又深怕当场被铁掌甩死

    林阿真老脸也是纠拧他娘的也不知这是什么玩意的酒喝下去简直就是要人命啊

    “怎么”瞧了跟前两张便秘老脸林华安虎眉拧皱道:“怎么这副表情菜很难吃吗”

    “不是不是”林阿真急忙摇头瞧了林帛纶哀苦的脸牙银恨恨沙磨了这家伙竟睡了他的乖乖小曾孙女新仇旧恨一并涌了上來嘿嘿道:“老大不然咱们來玩对联吧听说阿纶可是出了不少名句呢”

    有关于这事林华安当即朝林帛纶投去鄙视一眼“当日我在西城听过夫子在教导学生明明是李商隐的诗句却硬说是你著的我说你家伙连这种事都敢干要不要脸啊”

    林帛纶老脸一红好好的巡酒令不玩姓林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呀立马转瞪林阿真告状:“老大你先别气我也是跟某人学的听说二百年前出了个文武全才的亲王爷什么三步能成诗五步能放屁本來以为这位亲王爷姓李名白谁知了解了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我嘞个去”林阿真老脸涨红这家伙踢皮球的功夫可真高超急忙对板脸的老大汗道:“您老听我说这全都是讹转这里也沒有李白这些货前世和今生的记忆越來越模糊老实说我也不太能分辩得出來了”

    林阿真偷盗不借林帛纶也是惯犯要是林阿真落罪自已也难逃一死一荣皆荣一损俱损这事谁不懂呀

    林帛纶急急应点道:“是呀是呀老大自小就在国外不知我们读书读傻冒了在二十一世纪还有人提醒來到这里名诗名句都沒有了一出口倒还真的以为就是我们作的了”

    “就是这样子”林阿真脑袋点如小鸡啄米恨瞪了一眼林帛纶深仇大恨來日方长不必在这里和他死磕了

    林华安自小移居西图雅什么诗什么联的也不是很看重唯一重视的就是知识产权这可是万万都不能去碰触的禁忌可是他虽知道李白和李商隐是唐朝的这里却是宋朝这两个牛逼要真的有出现他们也偷盗不了

    “行了行了”见他们一唱一合他沒好气摆了摆手道:“这些诗词对联的我不精通倒是阿真是文学系的阿纶听说国学也不错要对诗对联你们自已去对我陪你们喝”

    两人齐松一口气见老大酒杯又空了赶紧一个捧杯一个拾壶孝敬彼此目光空中一碰擦擦火花滋撞林阿真想他可是中文系的对个联有什么怕的嘿嘿单挑道:“阿纶咱们來玩一玩呀谁输了谁喝三杯怎么样”

    “我陪一杯”林华安插嘴一笑手指犹豫不决的林帛纶呸骂道:“别像个娘们扭扭捏捏的”话落扭对小摊老板喊道:“再取四个杯子”

    干姓林的分明就是要报仇林帛纶额头冷汗冒出自已的看家本领是滚被单姓林的可是中文系的诗联哪里赢得了眼见耿直的小摊老板还真拿杯子了急忙道:“老大这记忆重叠我怕……”

    “怕什么怕这里就咱三人只要不说沒人知道”林阿真裂开血盆大口挑了个贱眉嘿嘿:“我让你呀來呀有种吗单挑啊”

    “靠”这么**的表情姓林的都做得出來林帛纶一声咒骂抢过酒壶哗啦啦把所有酒杯都倒满大声喊道:“我还怕你啊”

    “老板再给我來几壶”阿纶受激了林阿真大声吆喝比手他大方道:“要让就让到底仁兄还请出上联”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