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魔幻大陆纪事 > 第669章 完结章
    嘉宝从没有想过自己还有能飞得快如战斗机的时刻,注意,爪子上还抓了一只熊兽人呦。樂文小說|

    贝宁从嘉宝变身的时候就像被雷劈了一样,直到被放在荒野森林边缘,还有点回不过神来。

    “我看过东方的兽形,嬴家的鹰不是长这样的吧?”贝宁疑惑之余不忘记肯定道:“不过嘉宝,你的兽形真的好漂亮。”

    称赞一个雄性兽人的兽形不应该用强大、威猛之类的词么,夸人家漂亮相当于说人家娘好吧,贝宁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口没遮拦,还好嘉宝本来就是女的,不用跟他计较。

    “我姆父是姓嬴,可我父亲并不姓嬴啊,我是从姆姓而已。”

    “那你父亲一定来自很稀有的种族,我都认不出你的兽形呢。”森林里遍布高耸茂盛的树木,视野不够开阔,他们找到慕楚留下的标记,剩下的路就只能老实地从森林里穿行。

    “我家的种类可不仅仅是稀有而已,听说家族里有许多未解之谜,说不定哪一天还需要你们来帮助解读呢。”嘉宝开玩笑地哄贝宁,没有想到的是“未解之谜”四个字要不了多久真的掉在她的头上,想甩都甩不掉了。

    还没等他们赶到荒野森林的腹地,沿途已经见到越来越多魔兽暴动的痕迹,折断的树木,喷溅的血迹,根本不需要再找慕楚留下的标记他们也不会跟错了方向。

    若不是没见到兽人的尸体,嘉宝一定以为这是一条血腥杀戮之路。可即便不是兽人的血迹,那也是她的种族留下的鲜血啊,而且大部分是因为踩踏造成的,不少低阶的魔兽因为奔逃不及时被迫陷入狂暴的队伍里,因为能力太弱小而难逃厄运。原本需要处处小心谨慎防止魔兽袭击的森林此刻竟是死寂一片,更是让人无比愤怒。

    “他们是准备让发了狂的魔兽当先遣部队去袭击我们驻边关的嬴家军么?”

    因为之前嘉宝带着贝宁飞了一阵,现在反过来是贝宁化成兽形驮了嘉宝跑。巨大的棕熊鼻息深重地响着,跟嘉宝表达他的观点。

    “应该没那么简单,之前他们让魔兽偷袭嬴家军,显然已经让嬴家军有所忌惮,边关军队防御也会比平时更加坚固。离索斯城里的阴谋过去不少时间,他们的人没响起信号,傻子也知道城里的事出岔子了。这个时候他们都没有停止行动,肯定还有别的计划。”

    嘉宝的话很快得到印证,魔兽的路跡一开始是朝着东大陆嬴家军驻地的方向移动的,可刚出了腹地,离嬴家军的活动范围还有很远的距离时,路跡突然掉转了方向,竟沿着与东大陆边境平行的方向向南而去。

    “草,慕楚他们被骗了,我们都被骗了。”嘉宝叫停了贝宁,“都已经跑了那么远,没道理都快到嬴家军驻地了才突然转向,肯定是为了拖延时间。敌军真正的主力绝对不在这里。”

    “那我们还继续朝着这个方向追么?”

    “追吧,就是不知道时间还来不来得及。南边有咱们东大陆的城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里还有不少平民。”慕楚闲来无事的时候除了喜欢把她拉到床上这样那样,还喜欢跟她讲帝国的疆域民俗啥的。比如南边的兽人不如北边的兽人善战,又比如南边的特产很多、食物美味。嘉宝心里清楚,慕楚只是想多跟她描述森林以外兽人世界的精彩纷呈,怕她忽然哪天想起来丢下他跑回森林。那个家伙以为自己不动声色的潜移默化着嘉宝,其实嘉宝心里什么都明白。

    其中就有说到东西大陆边境这块。用慕楚的话说,西大陆自然环境不好,平民生活水平也不高,从边境这块的城镇布局就能够看出来。西大陆那边荒漠广阔,离边境最近的就只有一个索斯城。而东大陆这边,即使有嬴家军驻扎在最靠近荒野森林的地方,边境一线也一直都有城镇在发展。

    虽然比不上内陆的繁华,却依然有自己的特色。帝国皇帝陛下鼓励边境城镇发展,尤其重视对年轻兽人的培养,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防御西大陆有不轨之心,即使战争爆发也随时能够补充上抵挡外敌的兵力。

    就是不知道,当这次面对的是有预谋的魔兽暴动时,这些城镇究竟有没有能力抵挡得住。

    还有慕楚,究竟会在什么地方。

    嘉宝他们急速赶路,贝宁很快力竭,嘉宝只好又化出兽形抓着他飞。还好越往南面,阴暗深沉的森林环境越发的明亮起来,魔兽大军碾压过的宽阔路面足够嘉宝顺利飞行。

    “怎么感觉魔兽的数量越来越多了,他们一路上还在不停召集魔兽么?”

    “兽潮是魔兽最不能自我控制的一种危机,只要把一个种族里的头领兽或是高等级的魔兽控制住,沿途自然会有同种族的魔兽闻到跟上来,制造这种局面的人一定深谙魔兽的习性,才能掌握住这样大的局势。”

    嘉宝想到当年若不是有舒畅在,她早就魂归九天了,不知道这一次已经成熟的她是不是有能力压制住如此规模的魔兽暴动。

    焦躁的心突的一抖,她感觉到慕楚的方位了。看来之前的契约没有白签,虽然慕楚总喜欢把他俩之间的心灵感应用在别的地方造福自己,这一次却是用对了地方。

    “慕楚他们就在前面,我要放你下来了。”嘉宝话音刚落,一群黑点响着嗡嗡的声音从远出箭一般飞射而来。

    “啊啊,是五级的刚尾毒蜂!”贝宁一落地立刻化成人形,没办法,熊跟蜜蜂是天敌?人形的面积小的多,省得兽形的时候顾头不顾尾,反而被叮得更惨。

    嘉宝也郁闷,如果是一只魔兽,她还能用兽神的威压试试先把对方制伏,再想办法让其恢复神智,可一大群蜜蜂,先不说它们是不是好沟通,光数量都能把嘉宝累死。

    “怎么办,咱们先撤吧?”

    “逃吧,先找到慕楚他们。”

    刚刚找到大部队踪迹的一熊一鸟抱头鼠窜,拼了吃奶的力气朝前冲。还好毒蜂的目标不定,追了一会追不上,自然转移了目标。嘉宝飞奔路线上的兽人可遭殃了,虽然已经被贝宁大声喊警告同伴蜜蜂来了,然并卵,该蛰的还是倒霉的被蛰了。

    这头,成功地把兽潮阻挡在一个小镇之外,感受到伴侣的气息,出来接应的慕楚,只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穿着暴露的嘉宝一头扎进了他怀里。

    “我可找到你了。”嘉宝埋在慕楚怀里的脑袋转了转,撒娇道。

    “先把衣服穿了。”

    嘉宝一抬头,慕楚拿着件崭新的衣服正在往她身上套。

    找到个移动衣服储藏库的伴侣真是不错。嘉宝乖乖把衣服穿了,问目前的战局:“赫瑟露面了么?”

    “一开始没见到,我们的人先跟着魔兽暴动的路线走,后来感觉不对劲,正好有嬴家军的空中探子探到消息说南部边镇周围有异动,所以我们直接放弃了暴动的魔兽朝这边赶,还好估计正确,赶在赫瑟攻破南部边镇前到达,总算是暂时打退了他们的进攻。我给你留下的标记你没看到么?”

    一开始看到了啊,后来觉得只要跟着魔兽群,根本不用再去找慕楚的标记,就没继续看了。所以,没脑子的那个人还是她么,嘉宝哼唧两声,没回答慕楚的问题。

    慕楚也没再接着追问,只要人到了就好,又问嘉宝索斯城的情况。

    “索斯城主醒了,赫瑟在索斯城的阴谋已经被揭发。城主表示不会对赫瑟的行为负责,索斯城会关闭城门,顶住来自漠北领主的压力。咱们现在只要抢在西大陆几个领主之间做出决定之前把赫瑟解决了,后面的问题就好办了。”

    “话是这么说,就是问题还真的没那么容易解决。”慕楚的表情满是苦恼,恨声道:“也不知道赫瑟是不是把整个荒野森林里的魔兽全都弄过来了,刚刚为了阻止他们的进攻,我们这边损失了不少人,赫瑟和他的驯兽师军团一直在前面主持大局,他们合力吟唱的魔咒威力巨大,所有有契约兽宠的兽人都没法参加战斗,舒畅一直在后面救治那些一开始中招的兽宠们,再这样下去,我们得退回边南城里了。”

    两人正说着,外面又有兽人示警:“魔兽群冲上来了,注意防御!”

    慕楚带着嘉宝跳到一处屋顶上向前方看。他们所在的镇子离南边城没多远,几乎扭头就能看到南边城的城墙,因为正好座落在通往南边城的主干道上,慢慢发展成一个小镇。

    之前为了抵御魔兽,小镇唯一的一条路也就是主干道最前面被兽人搬来的大石头木头堵死,兽人与魔兽围绕着小镇前方战斗争夺。只是魔兽数量众多,大批魔兽聚集在镇外,要不了多久都能直接把镇子给踏平了。

    “撤吧,既然我跟贝宁能从侧翼摸进镇子,难保敌人不会想到,咱们还是保留实力,不要跟他们在这里耗了。”

    魔兽暴动,有个很明显的缺陷,就是人为控制必须集中。因为兽群集合在一起,力量才会变得强大无比,不容忽视。可一旦被分散开来,兽人还是有能力压制住兽群的。这也是赫瑟等人一直把兽群控制集中到一起去的原因。

    利用这一点,总能有解决的办法,可再继续待下去,被兽群大军整个压上来就有好瞧的了。

    慕楚同意嘉宝的观点,剩下的兽人勇士且战且退,终于安全进入边南城。

    说是边城,有城墙作为防范。可跟嘉宝见到的王城的城墙还是不能比,跟嘉宝原来世界的古老城墙更是没法比。充其量也就是石头混合泥土筑成的土城墙罢了。嘉宝一进城就跑去找舒畅,她不想兽人平民受到伤害,同时更不希望被坏人控制的魔兽群再承担更多的损失。用舒畅的话说,那些可都是她的子民啊。

    嘉宝以为舒畅见到她会跟她抱怨她来的晚了,没想到黑豹子神色格外的严肃,让嘉宝差点怀疑舒畅被旁人穿了。

    “奥黛丽没事吧?”

    擦!她果然不应该担心这只臭豹子,一开口就暴露本质,“她跟她的城主都好着呢,你就不问问我一路上可有遇到危险?”

    “你要是遇到危险,还能在这里看到我?”舒畅龇牙咧嘴的说道:“说正经的,我见到赫瑟了,那家伙现在就是一疯子,比当年疯得更加厉害了。这次是事有点棘手啊。”

    “时间不等人,再继续耗下去,魔兽跟兽人都会吃亏,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我听慕楚说他们用了魔咒,你觉得他们的魔咒有破解的方法么?”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只会给魔兽给兽人治病,我可不会破解魔咒,还不是因为你!”讲到这里,舒畅又抱怨起来,“你要是顺利的传承了兽神的传承记忆,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么?传承记忆里什么东西都有!”

    嘉宝在舒畅眼里,简直就是空守宝山却没有进入宝山路径记忆的大傻叉,天下第一号的大浪费。

    乖乖听完舒畅的抱怨,嘉宝倒是心安理得起来,她要是能传承记忆,她就不是嘉宝了,所以万事总是有得必有失的。

    “现在说这个没用,我们还是想点实在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吧。你接近他们施展魔咒的圈子了么?按理说,魔咒要全方位覆盖是非常困难的,”嘉宝快速思考着,魔咒又不可能像雷达一样能精准地扇形扫描,即使能扫描,也需要一定的距离范围内,远了也没有效果了,“他们一定会跟魔兽群保持一定的距离,方便他们控制魔兽。”

    “是呀,我发现赫瑟的时候就是在魔兽群队伍最中心的位置,周围有兽人侍卫把守,慕楚也试过让人转到兽群的尾部去偷袭,可那个狡猾的赫瑟每次都能控制一部分魔兽给他殿后,他现在就等于周身被魔兽包围着,想要突破进去非常困难。我们又不能把所有的魔兽全部杀掉,何况在边南城根本没那个能力。”

    “我明白,即使是嬴家军也轻易不能动的,不知道西大陆会不会留了后手,这里的事只能我们自己解决了。”

    “别忘了,我们不只是几个人,我们还有边南城的所有勇士与平民,为了保卫东大陆的领土他们不会退后哪怕一步。”慕楚从外面走进来,揽住嘉宝的肩膀,道:“我们要对同伴们抱有信心,嬴将军和帝国皇帝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不管的。”

    “已经通知王城了?”

    “你把消息传出来的时候,二侯就派人联系了嬴家军,想必已经传到王城了。”

    “即使王城得到消息,一时半会也不会有援军来帮忙吧?”嘉宝抬头看了慕楚一眼。

    “应该还是会按兵不动,虽然兽群是人为造成的,但赫瑟这次把握的恰到好处。索斯城里的阴谋,在领主的压力下索斯城主准备大事化小的话也是传不出来的,而赫瑟总共只带了几十个人,帝国不能让嬴家军立刻动作,除非事态再进一步扩大。”

    “而我们又不能让事态有所扩大,再扩大就只有边南城失守了。”嘉宝苦恼地皱着眉头,“所以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是这样的,最好的结果是抓住赫瑟或是他队伍里别的人也好,只要能留下活口,再通过‘严刑逼供’,从他们嘴里得出这次的事件完全是某些西大陆的当权者阴谋破坏两大陆之间的友好协定。帝国才能从中获得最有利的局面。”

    慕楚已经解释得不能再清楚。嘉宝再不知道怎么办就是脑子有问题了。“擒贼先擒王,还是要把赫瑟捉了,才好对付发狂的魔兽。”

    “是的,所以我准备让四季他们化形之后带我飞到赫瑟上空,尽可能活捉他,或是让他失去对魔兽群的控制能力,后面最关键的环节就得交给你了。魔兽一旦失去控制,不知道它们是会继续发狂还是会立刻清醒,但是不管是哪种情况,同样都很危险。没有制约的魔兽暴动起来更加难以预测,你的任务就是尽可能的用你自己的身份来压制他们。嘉宝,你能做到么?”

    慕楚简直就是在说,亲爱的,我在前面打击敌人,你一定要守好我们的家园,做我最坚强的后盾,让嘉宝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赫瑟控制的魔兽也有飞禽类,应该是做为空防作用的,天空上面并不安全。”舒畅不是没想过这一点,它原本打算让嘉宝化成兽形飞过去的,因为神兽的属性,对魔兽的压制,反而让嘉宝能够顺利抵达目的地容易的多。

    “这个一定不行,还不知道赫瑟他们对于魔兽的控制能力有多强。我宁愿自己去试一试也不会让嘉宝去冒险,如果连兽神的心智都被控制住,我们制伏魔兽群的希望就没有了。”慕楚双手握上嘉宝肩膀,直直地看向她道:“我不能冒有可能失去你的风险。”

    “你也太小看兽神了,区区一个兽人,怎么可能控制的住嘉宝!”为了魔兽一族的体面,舒畅跳起来反驳道。

    “那你为什么一直没有到战场前沿去,反而是在后面给你最不屑的兽人与契约魔兽治疗,这才不像你的作风吧?”慕楚反唇相讥。

    “赫瑟的魔咒对你有影响?”嘉宝瞪大眼睛看向舒畅,之前奥黛丽是看到情况不对自己逃来,所以并没有亲身体验到赫瑟的控制之力。

    所以他们一直不知道赫瑟的能力对于圣兽来说,会有多大的影响,但魔兽趋利避害的本能会让它们想要远离对它们致命的危险。而舒畅本能地想要远离赫瑟,只能说明他们的魔咒确实会对圣兽产生影响。

    可想而知,慕楚怎么可能会让嘉宝涉险。

    “好吧,我同意目前的方案,你们先尝试从空中突破,如果做不到,也不能勉强,我会随时准备在空中支援你们。”

    慕楚的行动不是一个人,二十多个禽类兽人化出兽形,各自背上一名兽人,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如果有可能,她希望二侯背上的是她,至少在空中受到打击掉下来时她还能自己飞起来。

    他们没有时间了,魔兽群突破镇子之后就没有停下来,已经在疯狂的开始攻击城墙,各种魔法元素能量直接冲击到城墙上,能够让他们暂时安全的所在随时有可能崩塌。

    慕楚扭头深情的看了嘉宝一眼,转身跳上鹰兽,伏低身体。禽鸟群振作精神从城墙上飞了出去。

    和成千上万的魔兽群比起来,二十几只禽鸟看起来渺小极了,拜良好的视力所赐,嘉宝能很清楚看到慕楚他们的行动。

    突击队很快被地面上的兽人发觉,被围在中心的赫瑟仰头大吼,原本盘旋无序的飞禽魔兽快速聚拢到一起,朝慕楚他们飞了过去。

    遭遇战开始了,不时的有魔兽从天空掉落,偶尔也有兽人被打落下来,他们艰难地朝赫瑟所在的位置飞过去。

    城墙这边,魔兽的进攻似乎减弱了一点,防御的兽人抓住战机,开始更加猛烈的反攻,原本兵临城下的魔兽群已经被兽人勇士们压迫得离城墙远了一些,可兽人这边的伤亡同样是巨大的。签订兽宠的兽人不能带兽宠战斗,魔法元素无法充分发挥,机会都是面对面的近身肉搏。

    嘉宝心脏剧烈跳动着,为着顽强奋战的同伴以及生死未卜的伴侣。

    突然,现在四季背上斩杀魔兽的慕楚被一只魔兽的翅膀从天空扇了下来,虽然半途落在别的魔兽身上延迟了掉落的时间,依然阻挡不了掉落的趋势,直直朝下面的魔兽堆里撞下去。

    嘉宝瞬间化为兽形跃出城墙,舒畅根本来不及阻拦。

    眼看着慕楚就要撞击到地面上,一直在慕楚身后直追的四季终于摆脱魔兽的追击抓住了慕楚,并且赶在两人坠地之前向上腾飞了一下,最后因为周围的魔兽围跳上来迫不得已降落在地面上,很快被已经杀红了眼的魔兽团团围住。

    嘉宝远远看到,长出一口气,慕楚暂时安全了,却不是长久之际,她虽然答应慕楚以几为重,这个时候却是怎么都顾不上了。

    属于兽神的威压从嘉宝身体里爆发而出,仰天长鸣的悠远叫声,让空中飞着的鸟兽猛的一愣,一下子分不清楚自己该听谁的才好。

    嘉宝没管天上飞的,见自己所到之处没有魔兽敢于来袭击,立刻掉转方向朝赫瑟队伍的方向俯冲下去。

    赫瑟从嘉宝出现的瞬间,立刻变得热血沸腾起来,眼看嘉宝仇恨地俯冲下来竟是丝毫不害怕,大大大笑一声,吩咐周围的驯兽师道:“魔兽□□给你们了,给我坚持住。”

    自己却是脱离了施展魔咒的圈子,单枪匹马的架御兽人跳到同嘉宝面对面的地方。嘉宝在离地很近的地方扑打翅膀,周围一圈的魔兽迅速退开,给她留了个圆形的真空地带。

    赫瑟更是笑得阴险,喃喃自语着自己终于找到了那只白色的天降异象。

    嘉宝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朝赫瑟冲上去,却被一个声音毫无预兆地袭上心头,眼前的场景瞬间变幻成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让嘉宝生生停住动作。

    “回来吧,这里才是属于你的家乡,回来吧,你永远应该属于这里。”

    对呀,自己是穿越的,那个有着网络没有魔法的世界才是自己的家乡,嘉宝想着,意识渐渐跟着模糊,仿佛赫瑟就是那个她只有在梦里才会想念的家乡,冲着赫瑟毫无攻击力的飞过去。

    “嘉宝,快回来,那是陷阱,你给我清醒一点,你个笨蛋!”嘉宝从没有听过慕楚如此气急败坏的声音,即使只是响在心头,依然振聋发聩。

    嘉宝茫然转头四顾,不远处,慕楚那张在平时八风不动冷凝禁欲的脸带着绝望和愤怒望向她,哪怕被魔兽攻击了,还在拼了命朝她奔来。

    “敢骂老娘笨蛋,慕楚你是不是不想好了!”嘉宝心头一震,上来就想着慕楚这家伙胆肥了,竟然敢骂她!这一回神不要紧,重要的是神智却跟着自己的长鸣恢复过来。

    赫瑟只觉得心头之血逆流而上,猛地冲击头顶,胸中一痛吐出一口鲜血来。

    成了!就是这个时候!看准时机的嘉宝再不去管慕楚是不是敢反了天了,猛的飞落到赫瑟身上,坚硬无比的鸟爪抓住了赫瑟的肩膀,锋利的喙快准狠的朝赫瑟的天灵盖琢下去。

    围在赫瑟周围的侍卫一开始以为自己大人占尽优势,没想到不过一息间就扭转了局面,纷纷朝嘉宝攻击。

    草,老娘的漂亮羽毛被你们弄坏了,嘉宝蛮劲上来,用力抓住赫瑟肩头,腾空飞了起来,越飞越高,中途没有一只魔兽胆敢阻拦她。

    这个赫瑟也是蛮拼的,嘉宝发现除了用他的魔咒对付魔兽之外,他已经没了任何攻击性。这或许就是天地万物的平衡之道吧。

    嘉宝却没打算放过他。高高抛起,猛地飞过去一阵瞎琢猛抓,等掉落一定距离之后,嘉宝又把人抓起来飞高高,继续抛下来抓琢,总算报了当年被折磨的怨恨。

    等到嬴家的鹰兽赶上来时,煊赫一时的赫瑟只剩一口气了,浑身上下血肉模糊。

    “交给你们了,好好审他。”嘉宝认出其中一只鹰兽是二侯,把血球赫瑟扔给了他。

    显然,少了赫瑟的支撑,驯兽师们没法把魔兽控制到一起去,他们原本就是各自控制着一只头兽,再让魔兽连锁反应聚集到一起。要看着头头已经伏法,更是军心涣散。周围保卫他们的兽人侍卫也在勉力支撑。

    空中的禽/兽被嘉宝吼了之后,一下子奔逃开来,也不去攻击人了。城墙上的兽人看准时机,把越来越多的兽人勇士通过空中朝他们运送,很快,战局跟着一边倒。赫瑟留下的驯兽师被慕楚他们杀得只有片甲。问出所有的驯兽师都在这里后,慕楚只留了一个,余下的全部灭杀。

    如慕楚之前推测的那般,魔兽群失去控制以后更显混乱,嘉宝顶着血污兮兮的羽毛飞到魔兽上空,发出阵阵长鸣。通过刚才一战,她好象悟出了点兽神的传承,比如如何安抚暴动的魔兽,让它们归于平静,回归森林。

    一场名副其实的人兽大战终于告一段落。

    嘉宝飞到慕楚身边落下,听他布置好战场扫尾,正想跟他撒娇,说自己漂亮的羽毛都弄脏了。却发现伴侣十分严肃的望着她,似是打算质问她为什么不顾危险冲出来。

    嘉宝连忙打哈哈,“哎呦,羽毛脏了黏在身上要生病的,我去洗洗,去洗洗,嘿嘿。”落荒而逃。

    嘉宝觉得自己在慕楚跟前还是太怂了,这样不战而败有失兽神的气节啊。

    殊不知,自己化形的兽形能够号令百兽退然已然传来,兽人中广为传播,对嘉宝的兽形和能力已经猜测到天边去了。

    慕楚一群人之前是秘密行动的,并没有在军方备案,只有情报网的若干人了解详情。现在敌首已经斩获,剩下的就是政客跟军人该做的事了。只不过慕楚等人的功劳嬴将军跟帝国皇帝心中自然清楚,只等回到王城才会论功行赏。

    可怜舒畅,因为这一战,边关局势瞬间紧张起来,东大陆把整个东大陆严密把守,根本连一只魔兽都不会放进来。如果想要见他的奥黛丽妹子,只能面临跟兽神分开的局面。虽然嘉宝很大方地让他可以随便想去哪去哪,奈何这次的事件之后它还要回老家跟长老会汇报,只能忍痛割下对魔兽妹子深沉的爱了。

    回程的路悠闲万分,嘉宝最终还是没有逃掉,被慕楚抓过来带到一处绝对无人打扰的地方,好好的cosplay了一回“野/战”模式,顺便动用契约的心灵感应把嘉宝从里到外狠狠刷了一遍。

    据传,当夜嘉宝的高昂嘹亮的嗓音连二里之外扎营的舒畅他们都能听的到。

    据说,兽神兴奋的鸣叫让方圆二里之内的魔兽族群当年的繁/殖率提高了五十个百分点,可谓造福一方。

    据理力推,慕楚和嘉宝以及他们的朋友们会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