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道君_ > 第一百天零五章 天龙血祭
    [正文]第一百零五章天龙血祭

    ------------

    “哈哈哈,大哥的上金斗剑诀越来越凌厉了,加上这口火晶剑,以八重融合境界,瞬杀七重内化境界炼气士,简直易如反掌”,肥胖炼气士肆无忌惮的狂笑,残忍的看着火焰之中,肉身已经一片焦黑的许问。

    “这炼气士敢在我们兄弟面前嚣张,他就该死,就这么死了,他便宜他了,大哥,不如干脆炼化了他,肉身炼丹,魂魄给我们为奴,叫他永不得翻身”,老二急不可耐的叫嚣道。

    反倒是老大,双目杀机不减,毒蛇般盯着许问,火晶剑上灵气流转,只要许问稍有反抗,立刻全力灭杀。

    两人同时一愣,老大的反应也让他们心中不安,但是,他不信许问还能反抗,七重内化虽然能够淬炼肉身,但是八重融合境界是把灵气,肉身,神念再次前面淬炼,产生微妙的融合,这是质的飞跃,是为渡雷劫做准备,根本不是七重内化境界的炼气士可以比拟,可以理解的。

    不然,他们兄弟三人凭什么在无法无天,杀人夺宝如喝水吃饭的试炼之渊混到现在。

    火焰之中,许问皮开肉绽,一节节的骨头,筋肉都露了出来,各种各样火焰变化的猛兽,灵禽,不停冲击许问全身,但是,始终攻不破被一层青光挡住的所有要害。

    面对漫天火焰,许问神情冰冷,不仅没有一丝恐惧害怕,反而透出一丝得意的兴奋。

    不错,得意的兴奋,一股股浓烈之极的生机在他全身游走,瞬间就修复了所有伤口,要不是许问刻意压制,这火焰根本伤不了他分毫。

    “不错,不错,经过九死一命丹的淬炼,我的肉身竟然坚固到这种程度,自动发动青光护体,已经有了一点水火不侵的韵味了”,许问满意的点点头,提升到七重内化境界之后,体内青果自动流出的一股生生之机,流转全身,凡是受伤部位,不多时就能修复,让许问自保能力,提升了一倍。

    “大哥,情况有点不对,这炼气士怎么还没有被炼死”,老二疑惑的道。

    老大双目寒光一闪,“此人来历神秘,法力雄厚,不杀此人,我心不安,老二,老三,布阵,三才灭魔阵,哪怕什么都得不到,我也要炼死他。”

    老二,老三面面相觑,三才灭魔阵是他们压箱底的绝招,竟然让老大轻易使用出来,难道眼前这炼气士真有这么大威胁。

    这三才灭魔阵是他们三人偷袭一个落单的灵剑宗弟子所得,以三个铜环发动,铜环乃是用地底千年铜精,在极阳之地熔炼百日,在贯注灵剑宗真人境界炼气士全力出手的一丝剑煞,是至刚至阳的杀戮下品灵宝。

    三件下品灵宝发动一个大阵,威力之大,真人境界以下炼气士,一招就能轰杀。

    两人没想到向来狂傲自负的大哥,竟然刚刚交手,就动用最后的杀器,不过,两人不敢违抗,各拿出一个铜环,与老大手里的铜环同时打出,向许问笼罩而去。

    三个铜环相互交叠,铜环之内凝聚成一丝剑煞,惊人的杀戮之气弥漫四面八方,就算是发动三才灭魔大阵的三人,也是哆嗦了一下,生出一丝惊惧之心,这灵剑宗长老级高手贯注的剑煞,威力太强。

    三人发动大阵的瞬间,许问灵觉立刻惊觉,但是,三个铜环威力太强,一股至刚至阳之气,喷涌而下,将许问镇压在原地。

    许问脚下云气光华闪动,凝聚成一枚古朴符?,瞬间震散这股至刚至阳之气,上古天龙克制万邪万毒,汇聚天地刚阳之气,自然不惧这至刚至阳之气的镇压。

    但是,拖延了许问移动身形瞬间,剑煞已经凝聚成一口古朴飞剑,顷刻间,山谷之内爆发出惊人杀戮之气,骤然间,这些杀戮之气猛然一收,化作无数上古凶兽的虚影,在剑煞凝聚的飞剑周围咆哮。

    许问面色一沉,想不到这三个散修竟然有这等灵宝级的法器,而且还能布置成大阵,威力叠加倍增。

    三个铜环之内,都有一丝剑煞,联合起来就衍化出一口剑煞飞剑,剑煞可不是剑气,乃是融合炼气士的杀气,戾气,各种道心之中生出的阴暗负面之气,祭炼而成,纯粹是为了杀戮而存在,而铜环之内的至刚至阳之气,也是为了镇压剑煞不至于反噬。

    “这大概是他们的压箱底绝招了吧,这试炼之渊真有他们说的那么混乱,他们还能混这么久,果然有两下子,不过,要镇压我许问,你们还不够资格,符?变化,天龙狂乱。”

    许问脚下天龙符?发出一声龙吟,无数符?,咒文在天龙符?之上浮现,整个符?扭动伸展,犹如活物一般,猛然间,符?之上伸出四只巨大的龙爪,天龙符?冲天腾起,化作一头天龙,龙眼一片血红,杀气腾腾,扑向剑煞飞剑。

    飞剑一触即发,瞬间劈下,无数上古凶兽虚影扑上天龙,爆发锋锐的剑煞,顷刻间将天龙表面的无数符?劈散。

    天龙怒吼一声,全身符?骤然闪动,一股股风云漩涡发动,将上古凶兽的虚影卷散大半。

    “当”

    剑煞本体与天龙巨爪猛烈碰撞,剑煞震荡,风云溃散,一剑不成,剑煞猛然爆发一股穷凶极恶的戾气,飞剑外形猛然变化,剑刃生出腥红锯齿,不知沾染了多少鲜血,那些上古凶兽虚影连连咆哮,浑身长满锐利的剑齿,更加狰狞暴戾。

    许问心中一动,只见法阵之外三人同样一脸愕然,显然也没见过剑煞这种变化。

    “这法阵至刚至阳,本是镇压邪魔的利器,必须以道门法诀驱使,我看那肥胖炼气士,修炼的是魔道法诀,竟然也能发动大阵,恐怕这法阵内的剑煞已经出现了异变,只不过是这至刚至阳之气太强,暂时镇压的住而已”,许问心思一转,便猜出这剑煞突然变得邪异的原因。

    “这样下去,他们三人早晚控制不住法阵,剑煞全面爆发,就真正麻烦了,不行,必须立刻把这异变的剑煞镇压下去,”许问双目寒光闪闪,盯着那变异剑煞,大喝道:“煌煌荡荡,上古之源,天龙血祭。”

    许问神情严肃,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念诵某种经文,天龙猛然飞回许问身边,每一片鳞甲之上都浮出一枚古朴苍凉的咒文,随着许问的念诵,这些咒文渐渐发出光芒。

    渐渐的,整个山谷之中全部是念诵经文之声,似乎有无数人与许问一样,虔诚的念诵同一篇经文,这些念诵之声古朴浑厚,如从上古无尽的时间,空间之中传来。

    天龙仰天长啸,龙身慢慢分解成一团团风云之气,这些风云之气再次凝聚缠绕,顷刻间,变化成一座古老简陋的祭坛,一股原始古老之气,瞬间将异变剑煞的戾气镇压下去。

    念诵经文之声猛然增大,祭坛中间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不知通向那个空间,一股巨大的吸力从黑洞之中爆发,一把抓住异变剑煞,将异变剑煞向黑洞深处拖去。

    异变剑煞剧烈震荡,但是,始终无法摆脱吸力的拉扯,法阵之外,三人看在眼里,脸色煞白,这是哪里冒出来的炼气士,明明只有七重内化修为,怎么可能厉害到这种程度,要知道,这三才灭魔阵中的剑煞,从来都是一剑劈死所有真人境界以下炼气士。

    “老二,老三,全力催动大阵,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老大狂喝道。

    另两人也知道到生死关头,全力输入灵气,催动大阵。

    异变剑煞得到三人灵气补充,鸣叫一声,一震之下,竟然挣脱出那股吸力。

    许问冷冷一笑,“天龙血祭,自然是要见血的”,许问咬破指尖,射出一道血箭,落在祭坛之上。

    猛然间,祭坛犹如得到大补,吸力猛然增强,异变剑煞再无反抗之力,渐渐被拖进黑洞深处,直到彻底消失。

    许问脸色略显苍白,这天龙血祭发动一次,也耗费了他不少灵气,尤其是本命精血。

    不过,这一起都值得,许问转过身,冷冷盯着大阵之外,已经面无人色的兄弟三人,森寒的道:“轮到你们了。”

    当许问与这三人激战之时,山谷百里之外,正要两男一女向这里飞来。

    “大哥,这次你一定给我报仇,宰了那个该死的肥猪炼气士”,少女向最年长的男子道。

    “夕月,你放心,我与你大哥,一定帮你出气,竟然敢打你的主意,这些散修活的不耐烦了”同行的少年激愤的道。

    年长男子始终默不作声,忽然轻喝了一声,“停,前方有人争斗。”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