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修真世界(书坊) > 第二十八节 门 槛
    左莫终于摸到了门槛!

    这道剑意看似匹练如雪,隐隐约约中他却看到无数更细小的剑意。这些如同冰晶般细小的剑意数目庞杂无比,密密麻麻,它们汇集在一起,层层涌动。每道细小的剑意,就像一滴水,而无数滴水构成大海,涌动成潮汐。

    辛岩师叔的剑意,就是一个小小的潮汐,小小的冰晶潮汐!

    第一次,他忘记了神识被斩的剧痛。

    刚才那一幕很短,但是看到的东西,却让他久久回味。炫目如同冰晶的细碎剑意,涌动如潮汐,森严浩然之中,却有一股别样的美丽。哪怕是他这个不懂得剑的人,也不禁为之惊叹。

    他突然顿悟,辛岩师叔释放出的那只螭龙不是真的,也是由无数雪白的细碎剑芒构成的。

    呆呆立在院子里,怔然入神,直至入夜。

    第二天,一大清早,左莫便跑到冷雾谷。从临时工转到正式工,加上一颗筑基丹,对财迷僵尸来说,实在命中要害,他也愈发用心。

    确定了自己要去寻找答案这个目标,但是他深刻明白事情需要一步步地走,尤其他这种一无所有的外门弟子。

    他现在的工作量比之以前,要大许多。四师姑给他一份玉简,里面全都是各种灵药种植所需要注意的事项,百分之九十都是他之前未曾接触过的。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不过好在他可以慢慢摸索,药田的这些灵药现在看来状况良好。

    药田的角落里,火龙草幼苗已经抽芽。韦胜师兄送的那颗三品火龙草种子被他种在灵田。

    今天他需要陪一些女弟子去一趟东浮,说是陪,其实和押阵差不多。

    坐在风行纸鹤上,左莫跟在这群女弟子们后大约十丈远的地方。

    这群女人,真是聒噪!

    她们叽叽喳喳的声音,远远可闻,听得左莫心烦意乱。

    风行纸鹤经过修理强化之后,稳当得多,比以前舒服不少,他暗忖这三颗晶石花得值得。坐在纸鹤上,左右无事,他又开始揣摩起辛岩师叔的剑意。

    虽然每次都欲仙欲死,但是他深知这等机会之宝贵。向辛岩师叔求教的机会,除非是韦胜师兄,像他这类外门弟子,想也不用想。他不知道蒲妖为什么会留有师叔的这道剑意,但是毫无疑问,这道剑意对左莫来说,无疑是个宝库。

    想全部学会是不大可能,可学个一星半点,也够他受用无穷。

    正在这时,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嘈杂,把左莫从思索中惊醒。

    他心中顿时不爽了。

    几名陌生男修者似乎在纠缠本门的女弟子们,左莫心中唉叹,这年头,礼不好收啊!

    收起纸鹤,他慢悠悠地向前走。这是通往东浮的大道,左莫倒是不惧对方真敢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所以心中笃定的得很。

    “哈,听说你们李英凤师姐筑基了?好消息啊好消息。”为首的那名男修者油腔滑调道。

    周围的其他几名男修者也嘿嘿笑个不停。

    此时有一名男修者讨好道:“师兄,我没说错吧。这批妞的水平,可比咱们门里的那些母夜叉要水嫩得多吧。”

    “不错不错!”为首那人邪邪笑道:“不过你要小心,这话若是被她们听得,可有你好日子过。”

    “嘿嘿,那是。”

    左莫轻咳一声,众女弟子立即让出一条道来。既然收了东西,总不能袖手不管吧。

    “怎么着?各位?拦路截色?”左莫越众而出,斜着眼睛看着对方,口中冷笑。

    这群人一看就渣得很,个个獐头鼠目。尤其是为首那人,看着那张脸,左莫就有挥拳把它揍成叉烧包的冲动。和其他同门相比,左莫出门的经验丰富,眼光堪称老辣。这伙人一看就是那种不入流的货色,对付这类货色,越是客气,他们反而会越觉得你软弱可欺。

    其实左莫心中最大的倚仗便是手上的那枚金剑戒,里面储存三道剑芒,来吓吓这伙人倒是不错。

    “原来是换了个主啊。”为首那人亦是冷笑,上下打量左莫两眼,脸上嘲讽味道十足:“区区炼气八层便敢来充英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就算李英凤在,也不敢这么和我说话。”

    莫非眼前这人大有来头?左莫心一虚,不过脸上倒不露分毫:“好大的口气,有这能耐,怎么不去本门山门叫阵,跑到这里欺负一群小姑娘,啧啧,好能耐啊好能耐!”

    周围的女弟子们有人捂嘴笑了起来。

    这人脸色顿时难看无比,冷哼道:“听说无空剑门出了个天才,难道就是你这个废材?师兄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礼貌!”

    话音刚落,他面前倏地出现一把飞剑!

    左莫顿时懵了,对方居然有飞剑!

    他脑海中跳出的第一个词是筑基!他没想到,这个上去鼠目獐脑的家伙竟然是筑基期的修者。炼气期的修者是无法祭炼飞剑,只有达到筑基期,才可以开始祭炼飞剑。就连韦胜师兄,在没有筑基之前,也不曾有飞剑。

    紧张无比地盯着飘浮在对方身前的飞剑,左莫艰难地吞着口水。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飞剑!

    通体青色,长约三尺,剑身细窄,刃口锋利,寒光闪烁。这要挨一下,身上一定是个血窟窿。

    女弟子们个个脸色大变!她们也没想到,这次竟然会遇到一位筑基期的修者!原本对左莫充满信心的她们,立即信心全无。炼气期和筑基期之间巨大的鸿沟,让炼气期修者面对筑基期修者,完全没抵抗的余地。

    飞剑的威力不是剑芒能够抗衡的。

    小果的苹果脸吓得煞白,惊恐无比地看着那把飞剑。

    那人阴阴一笑:“让你好好尝尝小爷的青锋剑!”

    同时骈指一引,只见那飞剑像通灵般,倏地朝左莫刺去!

    对方飞剑动的一刹那,左莫反而沉静下来。所有的紧张似乎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紧紧盯着这只飞剑,就像这些天小心等待的那道雪白剑意!

    飞剑一动,他的心立即安定下来。

    青色飞剑虽然看上去明晃晃的吓人,可这家伙的实力有限,但是给他的危险感远远不如辛岩师叔的那道纯粹剑意!

    徒虚其表!

    剑意单薄虚散,竟然没有凝成形,简直不堪入目。

    体内灵力急速运转,他冷静地看着越来越近的飞剑,电光火石间,他突然扬手骈指,虚空中一点。

    一道金色剑芒嘶地脱手而出。

    乒!

    一声脆响,剑芒准确击中飞剑的剑尖三公分处,飞剑微微一荡。

    “哼!”对方冷哼一声,灵力转动,只见半空中飞剑一转,在空中荡起一个半弧形的光圈,煞是好看。

    乒!

    一声金石相交的声音突兀地响起,飞剑突然一滞,半弧形的光圈嘎然而止。就像一位翩然起舞的仙子,舞到正酣时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所有的美感啊韵味啊,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人又惊又怒!

    他也看出来眼前的这家伙依仗的是一件法宝。但连续两次被对方打断,而且对方毫发未伤,这让他感到颜面扫地。面对一个炼气期的弟子,连续两招落空,这要传到门派里,会被那些师兄弟笑掉大牙。

    之前两招还只是教训的意味,这一下,他再也顾不得那么多,拼命催动灵力!

    大不了回去被责罚一顿!

    鼓足了灵力,飞剑的威势顿时和刚才截然不同。

    飞剑飞到左莫头顶,剑身泛起一层淡淡的剑芒,发出绵绵的呜呜声,就像一只兴奋野兽,准备扑向猎物。

    左莫抬着头,眯起的眼睛中,闪耀着一抹兴奋和疯狂!

    连续两次命中,让他信心大增。他之前完全没有与人争斗的经验,上次和李英凤师姐,也只是一触即分。而在识海中面对辛岩师叔的那道剑意,他更是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莫要说抵挡,在那道浩然剑意面前,他连抬一根手指头都做不到。

    但是眼前这把飞剑,他却成功阻挡了对方两次攻击!

    光凭这个战绩,他已经足以自傲了。但是此时的他,却完全陷入一种莫名的狂热与兴奋之中。

    他突然生出一个疯狂至极的想法!

    斩断这把飞剑!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有如此疯狂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便如此强烈,强烈到他根本不去想这到底现不现实。

    时间不容他多想,这个疯狂的想法催动下,他也鼓足体内的灵力。

    眯起眼睛,紧紧盯着头顶上方的那把青光湛湛的飞剑!

    一幕幕画面在他掠过。

    辛岩的师叔那道纯粹凝练、如同冰晶潮汐涌动的森然剑意,似乎在他面前变得愈发清晰。它像庞然大物,缓缓蠕动,然而那股森寒入骨的感觉,却没有丝毫减弱。

    神识被斩时的每一丝痛苦,此时似乎陡然异常清晰起来。不知道是不是痛苦的刺激,他的神识清澈剔透,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下来。

    全身鼓荡的灵力,悄然朝金剑戒涌去。

    他举起右手,骈指虚点!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