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凤霸天下:废材大小姐 > 第活19章 还活着
    冷沐晴飞一般的跑上前一脚踢开了还没有收手的小牙,声音如从地狱传来般冷冽:“滚!”

    卫鸣跟着跑到琉璃的身边,抱起了因为痛而满头是痛,一脸惨白的琉璃。伸手捂住她被撕开的腹部:“再忍会,我们这就去找凤凰。”

    抱着琉璃向外走去,冷沐晴回头看了眼奚珠:“别逃。”便转身跟上。

    奚珠被冰冷的眼睛吓的后退了一步。

    南风见状知道不妙:“奚珠,你现在要么出宫躲起来,要么去找皇兄。”

    “我……我怕她还不成。”奚珠仍是嘴硬。

    南风气恼:“你要是想活命就按照我所说的去做!”

    这是南风第一次用这样的口气对她说话,奚珠这下明白了,他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在威胁她。

    南风管不了奚珠接下来的反映到底是什么,他要去看看琉璃的情况,不过还好,他们有凤凰,听说凤凰的眼泪可以治百伤。

    当南风到达冷沐晴的行宫里见琉璃躺在床上,而去抱凤凰的卫鸣却带来了一个坏消息:“主子,凤凰说它在受伤的时候是流不出泪的。”

    床上的琉璃已经痛的说不出话来,冷沐晴捂住她伤口的手也已经被血染红。听到这个消息时,她心中一凉,琉璃的肚子几乎被撕开,凤凰流不出眼泪?

    “我,我去叫太医!”南风急忙转身欲让人叫太医。

    “不用了!”冷沐晴冷声叫着,这样的伤口如果那些太医来了还只是敷药,包扎就好不了了:“你们两个过来,给我按住她的身子。”

    卫鸣不解:“主子,这是?”

    “还不快点滚过来按住她的身子!”冷沐晴的情绪很少这样显露出来,这次她是真的怒了。

    两人闻言,连忙走近,也再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了。

    “来人,给我拿针线来。”

    当卫鸣和南风两人看到冷沐晴手中的针线时,突然有些明白了,南风急道:“你当琉璃不是人吗?用针线缝合伤口?她会痛死的!而且你这样就能救活她吗?还是快点叫太医吧。”

    “你要是再敢说出‘死’字,我现在就让你先死!”冷沐晴看着半昏半醒的琉璃:“她是我的人,我不让她死,谁也不能让她死!你们按好了!”

    南风按在琉璃膝盖上的手下意识的用了些力气,这针或真是缝下去……

    卫鸣坐在床头,按着琉璃的手也用了些力,琉璃,这次撑下去……

    冷沐晴看了眼琉璃:“琉璃,我不会让你死的!”

    “啊!”一时间撕心裂肺的吼声响彻整个皇宫,连枝头上的鸟儿都听不下去的飞走。

    因痛,琉璃的神智清醒了过来,身子挣扎着。

    冷沐晴因她的挣扎而手上一颤:“你们按好!”

    “主子,我点穴吧。”这样按着她,他们看着也不好过,这简直让琉璃生不如死。

    “不行!穴道被封住,血液也会被封住,这个时候若是休克了问题就大了。”这里没有电击,休克她想不到办法去弄醒她。

    卫鸣和南风虽然听不懂她的话,却知道点穴是不行的了。

    冷沐晴缝下第二针。

    “啊……”琉璃撕吼:“小姐,小姐不要再缝了,杀了我吧,我宁愿死。”

    “你闭嘴!”冷沐晴冲着琉璃吼道:“要是再叫,我缝了你的嘴!”

    冷沐晴不会这么做,琉璃也不会因此而闭嘴。

    活生生的被缝肉,这样的痛没人能够体会。琉璃不是关长云,做不到他刮骨疗伤时的安静。

    伴随着撕声,冷沐晴一针针的缝起,从头到尾,她的手未犹豫半分。因为她知道,只要她一犹豫,拖的时间更长,琉璃所受到的痛苦更重。

    琉璃昏了过去,南风有些担心:“她昏过去了 。”

    “会醒的。”冷沐晴说着没有停手,果然当她再次将针刺入琉璃的皮肤时,她又在尖叫中醒来。

    琉璃满头汗水,整个身子像是从水里出来一般,冷沐晴只顾着手下,身后却也汗水淋漓。在场的人没一个是好受的。

    “小姐,让……让我……让我……睡一会吧。”声音沙哑的仿佛不再是琉璃的。

    那样卑微的乞求,那样让人心疼的乞求,任谁看她一眼,看她没有一丝血色的脸,看她痛的连眼泪都找不到的脸,都会停下。

    冷沐晴看也不看她,继续手里的工作。快了,还有几针就能缝好了,快了。

    “去准备药材和包扎伤口的纱布。”对着站在门外早已经开始低泣的宫女道。

    不一会儿宫女带着药和纱布来了,冷沐晴这时也完结了缝合的工作。

    冷沐晴拿着沾了酒精的湿布清理着琉璃的伤口,动作虽轻柔但伤口仍是触碰到了酒精,琉璃却连叫的力气也没有了,身子条件反映般的挣扎两下。就如一只被剁了头的鱼,已经失去了呼吸的能力,身子还是因反映而偶尔跳动两下。

    清理好后,冷沐晴将药倒在伤口上,接着在卫鸣和南风的帮助下,包扎好了伤口。

    这个时候应该吊消炎水的,可是,这里根本没有。

    “如果不发烧,伤口不发炎,她才不会有生命危险。松开你们的手吧。”

    两人的手刚松开,琉璃的手就想去触碰伤口,身子也开始蜷缩想找一个令自己舒服,可以缓解痛处的姿势。

    “不行,她不能乱动,伤口要是撕裂,这些痛就白费了。”冷沐晴说着双手去制止她的乱动:“卫鸣,你先去休息。等到夜里的时候来换我,直到她清醒的睁开眼睛时,我们两轮流陪着她。”

    “主子,还是你先去休息吧,我一天一夜不休息也是没事的。”

    “这不止一天一夜,还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醒来呢。”冷沐晴冷声吩咐:“快去。”

    卫鸣转身离去,冷沐晴看了眼南风:“即使你做了这些,都不足以赎罪。”

    “我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心里好受一些。”南风并不是为了让冷沐晴不怪罪才这样做,看着琉璃所受的痛,他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后悔,为什么那个时候没有保护住琉璃。

    ****************

    果然如冷沐晴所想,半夜琉璃就发烧了,全身滚烫胡言乱语。冷沐晴查看伤口,果然流着脓。看来伤口不能就这么捂着,但是不捂着又担心会有细菌。

    冷沐晴最终只能用一层纱布盖着伤口处,保证伤口可以透气,又不会直接接触空气。

    一直陪着的没有离开的南风,眼底里已经充满血丝。看着冷沐晴不停的给琉璃换着用来给她降温的毛巾,不时的查看琉璃的伤口。他突然意识到,这个无情的女人却是真的有情。只是她不轻易的对任何人好,对一个人真的信任了后,便会真的给付心般。

    “去找些冰块来。”冷沐晴对着南风道。

    南风飞奔而出,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找来了一桶冰块。

    冷沐晴连道谢都没用,将冰块包在纱布里,随后放在琉璃的额头上用来降温。

    这时来换夜卫鸣走进了房间里:“主子,你去休息吧,换我来。”

    冷沐晴当然知道卫鸣也没有睡好,一直担心着这里。

    “你留在这里吧。”自己却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让御膳房准备一些吃的过来。”

    这时候他们必须有体力,才能好好的照顾琉璃。

    卫鸣也没有让冷沐晴去休息,也没有半点准备去休息的意思,自己说了也是白说。

    整整两天两夜,琉璃烧了整整两天两夜。

    第三天早晨,冷沐晴趴在床边被卫鸣一脸兴奋的推醒:“主子,主子,琉璃不烧了,她不烧了。”

    冷沐晴连忙伸手覆在琉璃的额头,果然不烧了。

    南风和卫鸣第一次看到属于冷沐晴真心的笑,虽然只是一瞬间,那却是连眼底都泛出开心的笑意,一时间竟觉得这个身着白衣的女子,这一笑,足以顷世。

    “现在时辰也差不多了,让下人将药送上来,再去熬些粥,琉璃应该喝些粥。”冷沐晴终于松了一口气,烧已经褪了,最关键的时候已经度过了,接下来只要好好的养伤就行了。

    冷沐晴亲自喂着琉璃喝药,因为昏迷中,每次一匙药都只能喝下三分之一,冷沐晴细心的擦试着流出来的药汁再继续喂,既使她只能喝下三分之一也是好的。

    喂玩药后,冷沐晴转身欲拿粥,突然听到一声极微弱的声音:“好苦啊……”

    冷沐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回过头去,却见琉璃睁着眼睛,脸像是包子一般纠结在一起:“小姐,好苦。”

    “琉璃。”冷沐晴惊喜的在床边坐下:“有哪里不舒服吗?”

    “伤口好疼,药好苦。”琉璃像撒娇一般的说着:“这些提醒着我,原来还活着呢。”

    冷沐晴却没有给以鄙视的眼神,怜惜般的抬手抚摸着她这两天极速变瘦的脸:“再养养伤口就不疼了,药是一定要喝的,良药苦口。”

    琉璃贪恋这一份柔情,小姐,真的很好呢。

    南风也养凑到跟前:“你饿不饿,如果饿了就喝点粥吧,刚才冷姑娘就吩咐人送来了。”

    看到南风,琉璃冷哼一声:“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应该在那头猪的身边吗?”只是她的声音太小,以至及听起来更像是撒娇。

    “你昏迷的这几天,南王爷一直守在这里。”卫鸣也很开心看到琉璃醒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琉璃、主子三人的命像是串在了一起般。

    琉璃有些不相信,还欲问话。冷沐晴已经出声:“你刚醒,不要说太多的话。南风,你喂琉璃喝粥,我要去休息会。”

    卫鸣目送着冷沐晴,直至她的身影消失:“这些天最辛苦的是她,她是这世间最好的主子。”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