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要做门阀 > 第五百一十一节 希望之地(1)
    送走常闻,张越坐在县衙大厅上,发着呆。

    “久假而不归……”他笑着轻声道:“世无圣人,谁能免俗?”

    像周公那样,一饭三吐哺,一沐三握发的圣人,已经再没有出现的可能了。

    这个世界上的政治,只会越发的虚伪、龌龊、黑暗和肮脏!

    说不定很快,随着社会发展,会有无数人跳出来痛斥‘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但,这却是社会发展的必然。

    就是现在,光明伟大正义的士大夫们,今文学派和古文学派人品高洁的大儒们,有几个没有被五铢钱的铜臭玷污?

    能找得出来吗?

    所以啊,纠结这些事情,纯粹是庸人自扰。

    张越也想的开。

    于是,他便提起剑,整理了一下行装,叫来桑钧和陈万年,吩咐道:“本官打算去工坊园看看,尔等就随我一起视察一下……”

    工坊园是张越现在最关注的事情。

    甚至超过了对冬小麦的关心。

    因为,张越知道,这里才是真正的财富之源,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良方!

    靠着小农经济,既不能实现社会发展,也无法提高生产力的进步。

    讲道理,张越觉得,汉室要实现粮食安全,做到像古代那样的国有三年之蓄,就得玩规模化种植!

    就得去开发东北地区的黑土地!

    甚至得投入海量资源去经营和开发江南地区。

    在这个没有规模化学工业的时代,也就只有这些地方能够提供足可养活全国数千万人民的粮食。

    只是可惜,现在条件还不成熟。

    主要是生产力还没有得到发展。

    还不能解放出足够的劳动力去开拓这些地方。

    “记得我曾看过一本叫《我要做皇帝》的小说,书中主角在东北用的屯垦模式,或许可以用用……”张越心里想着。

    只是,这种大规模移民屯垦的行为,他现在做不到。

    得等未来,他有了足够的威望和权力,才有资本去推动这种大计划。

    但……

    想着这个事情,张越就忽然想了起来。

    似乎,好像广陵王刘胥很快就要就国王险城。

    而这位广陵王还缺一个人品学问都很强的太傅!

    曲阜孔氏当代家主好像叫孔武?

    要不要推一把将这位孔武先生送去朝鲜,教化人民,传播儒学?

    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老孔家给刘氏的诸侯王当太傅,辅佐和教化当地人民,这是有传统的。

    孔武他祖父,奉祀君孔腾就做过长沙王太傅。

    他爹孔忠也担任过广川王太傅。

    更妙的是……

    张越听说,孔武和他弟弟孔安国一直有矛盾和分歧。

    若是将他们两兄弟分开……

    这老孔家,恐怕很快就能上演一出夺嫡的好戏了!

    一石二鸟啊!

    若能在当代,彻底打落笼罩在孔家头顶上的光环。

    无论是对于孔子还是整个儒家,都是幸事!

    最起码,孔子再也不用背那么多的罪名和包袱了。

    至圣先师?

    孔子可不稀罕这个头衔。

    张越觉得,孔子他老人家,恐怕更希望看的是——子孙后代,能记得他的精神与文化,而不是那几个还不知道是他的子孙的所谓衍圣公。

    这样想着,张越就下定了决心。

    脸上于是洋溢着轻松的笑容。

    让陪同他的陈万年和桑钧见了,都有些暗暗的惊奇。

    一路走到工坊园前,此时,这座新丰城中的工坊园已经初具雏形了。

    四面的高墙,也差不多建好了。

    墙垣不算很高,大约最多三米高,采用的是当代标准的版筑法,用夯土建设而成。

    在墙垣的四面,开有八个门。

    每一个门都有着官吏把守。

    任何人进出此地,都需要经过检查。

    这是为了有效隔绝外部的窥视,防止这里还没有孵化出来,就被人发现。

    张越暂时还不想和人打一场有关‘商贾、技术和利义之间关系的思想大辩论’。

    那太耗精力和时间了。

    而且也没有胜利的把握。

    没办法,现在他和整个新丰,都只是一只雏鸟。

    该装怂的时候就要装怂,不能太高调!

    等翅膀硬了以后,才有力气和别人打架!

    直接进了工坊园的大门,一入其中,立刻别有洞天。

    张越只是抬眼看了看,就对桑钧道:“一别半月,工坊园却已经换了天地!真是辛苦桑令吏了!”

    “不敢!”桑钧微微自矜而略带骄傲的抬头道:“一切都是长孙殿下和侍中阁下布置得当,卑职不过守职而已……”

    张越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桑令吏太自谦了……”

    张越抬着头,打量着已经变了模样的工坊园。

    在半个多月前,张越来此的时候,此地还是一个工地。

    到处是散乱的砖石和混乱的道路。

    但如今,却已是整整齐齐,节比而列的一个个工坊。

    在园区的深处,少府考工室的超级工坊已经拔地而起。

    滚滚浓烟,从工坊之中升起来,那是铁匠在淬火。

    而街道两侧的工坊之中,人声鼎沸,木锯与转盘之声,声声入耳。

    一辆辆鹿车,被人推着,往来在两侧。

    大批制造好的零件,堆磊在路边,有些甚至已经堆积如山。

    许多辆运货的马车,则停在工坊之间的空地,数以百计的工人正在将制造好的货物搬运上车。

    目前,新丰工坊园的许多工坊,基本都已经具备制造大部分曲辕犁配件的能力。

    也就是犁铧等关键部件需要从少府工坊那里进货。

    但也正因为如此,这些工坊的生产效率都很高。

    他们只需要生产出那些相对简单的零件,然后组装起来,装上从少府工坊园买来的关键部件,就可以运出去卖了。

    甚至,他们连销售这个环节也不需要,直接拉到工商署,就能拿到钱!

    而这些商品,根本就不愁销路!

    除了新丰本身的需求外,长安的贵族豪强富商们,对于这些新式农具,有着如饥似渴的渴求。

    工坊园的产量,几乎是只要一生产出来,只要摆上货架,瞬间就被守在官邸的人买走了。

    这种简单便捷的生产、销售模式,让几乎所有的工坊主都尝到了甜头。

    以张越所知,现在,袁家和其他几个有实力的大贾,都开始准备挖角少府工坊园,好让自己也具备生产犁铧等高技术要求部件的能力。

    而看着这一切,张越内心充满了骄傲。

    辛苦这么久,终于能见到成果!

    当浮一大白啊!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