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天武帝 >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漏一掉目标
    铁皮包裹之下,哪里是什么木头,分明是颜色澄澈的水晶!

    乙墨晶矿?张副殿主骇然道。

    袁副殿主也大吃一惊,立刻上前确认,片刻后,满目动容,吃惊道:真的是乙墨晶矿!!

    箱子之中为何会是乙墨晶矿?

    夏轻尘好整以暇,道:其它的箱子,你们大可拆开看一看。

    两位副殿主强压内心的激动,立刻下令在场的警员将铁皮箱全都拆开!

    这口也全是乙墨晶矿!

    我这边也是!

    这里也是!

    瞬间,储物室里乱成一锅粥!

    张副殿主心神剧颤,登上高处,喝道:现在起,任何人不得离开储物室,更不许联络外界!

    发现的乙墨晶矿,全都送到兽车前,统一登记!

    第九支队,守住门口,不得放任何人出入。

    一系列的命令下,紊乱的现场慢慢平静下来。

    很快,上百口箱子全被拆开,里面的乙墨晶矿全都堆积到兽车前。

    现在称重。张副殿主口干舌燥,心情说不出的激动。

    众人立刻开始将乙墨晶矿开始称重,不久后,称重者道:总重一万三千一百斤。

    张副殿主望向夏轻尘:当年的档案记载,失踪了多少乙墨晶矿?

    两万六千两百斤夏轻尘准确吐出一数字。

    前后对比,少了整整一半乙墨晶矿。

    嘶!!这,这就是当年失踪的乙墨晶矿!

    原来这些乙墨晶矿,大部分都在警殿的储物室里面!

    这这太劲爆了,旷世奇闻呐!

    四十年前的弥天大案,终于要水落石出了。

    张副殿主激动万分,道:事关重大,咱们要通知殿主了。

    先等等!秦副殿主却开口阻拦,道:真相尚未水落石出,何必惊动殿主。

    张副殿主想想也是,先听夏轻尘说什么吧?

    夏副队长,你是如何知晓,箱内部有乙墨晶矿?张副殿主觉得匪夷所思。

    百来口箱子,尘封在警殿四十余年,他们都没有想到过,失踪的庞大乙墨晶矿全在这里面。

    夏轻尘才来几天,是如何确定的?

    夏轻尘背负着手,伸出一根手指:第一,即便是神下凡,都难以偷偷摸摸在万众跟前拿走乙墨晶矿,非人力所为,不成立,定然是人为!

    第二,既然是人为,如何万众面前取走乙墨晶矿,而不被察觉?答案是,不可能!

    所以,我一直猜测,乙墨晶矿根本没有失踪,而是留在原地。

    张副殿主双目微闭,陷入沉思,将自己置于当时的案发现场。

    片许后,睁开眼,道:不应该!据我所知,运输途中,每隔一个时辰,就有一位负责人检查乙墨晶矿。

    出事时,所有的负责人都围上来观看,足足一百二十八人,全都确定乙墨晶矿失踪。

    难道他们集体叛变神国,假意对外宣称乙墨晶矿失踪不成?

    那一百二十八人,是随机从枫叶王国抽取的强者,他们集体叛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只要其中有一个没有叛变,当年便早就揭发了。

    乙墨晶矿失踪,乃是事实!

    夏轻尘微微一笑:一百二十八人的确都看过空空如也的箱子,但,第一个发现箱子都空了的人是谁?

    你们如何确定,做手脚的不是他呢?

    这

    张副殿主被问住,蔺秋念道出自己的疑惑:不对,我查阅过卷宗,第一个发现箱子空的人,已经被处死,并连累家族,他是靠后期被处斩的,他要真是凶手,早就迫于压力交代。

    夏轻尘反问:何以见得,他把自己和家人的生命,看得比乙墨晶矿还重呢?

    若是对方有另外目的,对乙墨晶矿势在必得,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完全可以不顾。

    蔺秋念逻辑清晰:你所说之赐,也只是推测,毫无证据,当年第一个发现箱子空的负责人,是被重点调查过的。

    若他有问题,早该查出来。

    神国来的调查小组,甚至带来了精神方面的审讯者,对其进行精神迷惑,但也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这个负责人对此一无所知。

    你的推测,大概率是错误的。

    夏轻尘成竹在胸:问题就在这里!

    最可疑的人排除之后,你们所有人的调查方向,便会向着更加错误的方向偏移。夏轻尘道。

    这就是为什么,就连神国的调查小组最终都无功而返的原因。

    蔺秋念静静注视着夏轻尘,对于他的怀疑,十分不认同。

    神国的精神审讯者,都可以确定,那位负责人没有任何异常,夏轻尘却纠结于他。

    可如此想着,蔺秋念忽然心中一顿。

    等等!

    正如夏轻尘所言,正因为有那位精神审讯者的排除,包括她在内,所有人都忽略掉他的嫌疑。

    倘若对方真如夏轻尘所言,为了乙墨晶矿,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呢?

    你们看看,这是什么!夏轻尘取来一份资料,上面赫然是一份族谱的一角。

    族谱上一个被划了圈子的名字,映入众人眼帘。

    秦元成。夏轻尘道:这就是第一个发现乙墨矿失踪的负责人。

    蔺秋念对其很熟悉,道:族谱我们研究过,并没什么问题,他父母早亡,只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兄弟,余下还有一位儿子,已经被满门抄斩所连累。

    夏轻尘道:但,还有一个至亲的人,没有出现在族谱上。

    谁?蔺秋念目光一闪。

    他的妻子。

    蔺秋念目光一淡,道:他妻子早在案发前一年,就已经死去。

    一个死去多年的人,当然没有任何嫌疑。

    所以,你们就没有对其展开任何调查,对吗?夏轻尘反问道。

    蔺秋念沉吟道:有调查的价值吗?

    当然有!夏轻尘取出一份卷宗,上面简单提及了那位负责人的妻子,名为张玉环。

    而后,他打开天讯器,展示一份天讯器搜索而来的资料。

    你们可以看看,这位张玉环的经历。夏轻尘展示的资料,总共有三份,记录了不同时期张玉环的身份。

    :。: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